《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主耶穌,你會聽我禱告嗎?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在我心裡,有一個困惑:我信主已經很久了,我每天都禱告,只是許多時候,我都好像得不到任何回應。於是,我只好自己去思考,去分析。有時,因我無法忍受等待,就自己行動起來。你是否也像我一樣困惑呢?你是否常常問:「主耶穌,你真會聽我禱告嗎?」

在世界中失落。

我有兩個孩子,他們都患有輕重不等的自閉症。作為母親,我心中最大的盼望就是:孩子完全得醫治!我曾在電腦中搜尋治療自閉症的妙方,也曾聽取各樣專家的建議,嘗試各種理療:我逼著孩子服藥,試著將音樂塞入他們的耳朵作為」音樂治療」,或用毛刷子刺激他們的手臂和腳掌,或逼著孩子玩單桿,據說這是「物理治療」,甚至還讓江湖騙子用氣功來打通孩子的經脈,因我太渴望有任何一絲「治療」的果效…。

其實,我明明知道醫學界對自閉症仍沒有治癒方法,只是想把死馬當活馬醫,什麼方法都想試一試。有一次,我帶孩子去看一名在舊金山頗有名氣的自閉症專科醫生,但我發現,她看病開藥時一直翻看醫書,好像她也不過是照本宣科。回家後,我在醫書上查看她所開的藥方,這些藥都是給精神病患者用來控制情緒的。當孩子服完藥以後,雖然他停止了吵鬧,但反應遲鈍,行動緩慢,好像生了一場大病,又像是個呆子,不再是個天真的活孩子,而且體重還直線上升…。

有一次,我看著這個醫生問:「你能告訴我,這些藥,到底在孩子身上起什麼作用嗎?」她搖搖頭:」吃吃試試看吧!」我漸漸發現,她開藥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孩子安靜一點,根本不是為了治療!從此,我對醫學界徹底失望了。其實,所謂「專家」,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人的聰明才智在許多方面都非常有限!

禱告,一條漫長的路

我想,也許在這個世上,有某種方法對自閉兒有絲微的幫助,但傾注一生的精力,只為讓孩子成為試驗品,值得嗎?當我在世界上找不到出路,我就開始轉向神,回到闊別多年的教會,也每天開始堅持禱告,求主讓醫治臨到孩子的身上。但每次,我只禱告了五分鐘,就沒詞了。這種五分鐘的陳詞濫調重複多年以後,我就感到十分疲累,而孩子的情況卻越來越糟。我問:「主耶穌,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禱告呢?」

我開始尋求更多的禱告方法:有人介紹我帶孩子去醫治特會,可是,孩子在特會中並沒有得醫治,我卻在聚會中被聖靈充滿。這簡直有一點:「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從特會回到家,我因被聖靈澆灌而全身發燙,三天三夜都退不下去,我摸著發燙的臉,感到十分困惑:「主耶穌,這是為什麼?難道你不聽我禱告嗎?我需要孩子得醫治!」

還有人介紹我去求助有醫治趕鬼恩賜的牧師,當我帶著孩子每週多次去找那位牧師禱告,堅持半年多的長途跋涉,孩子仍沒被醫治,但我卻在這個過程中開始經歷異象、異夢的開啟,我沒有因此而感到興奮,因為這些並不是我想要的:「主耶穌,你到底聽懂了我的禱告嗎?」

最後,我有一點忍耐不住這種無止境的等待,就想好好研究一下:什麼樣的禱告才會蒙神垂聽。我翻閱各種禱告的書籍,去上許多禱告的課程,我幾乎每天都堅持不懈地照著這些教導去禱告,但孩子仍沒有好轉的起色。我困惑,我茫然,也開始思索著:我到底哪裡沒有做對呢?是不是禱告並不在乎我說了什麼話呢?為什麼有人禱告帶著神的大能?而我的禱告卻毫無果效呢?禱告是不是在乎權能,在乎代禱者的生命呢?我擁有一個成熟代禱者的生命嗎?我的禱告能釋放醫治的權能嗎?

我探索多年,似乎發現一點點奧秘:

禱告探索一:先求神的國

當我思索我的禱告問題,一天,神藉著異象和聖經經文開啟:「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 6:33)我感覺,神好像不希望我全心專注在我所求的事情上,祂好像在乎我這個人,更勝過對我孩子的醫治。我想,如果我的眼光只在孩子的問題上,卻沒有追逐神的國,可能,我將什麼都得不到了。那麼,什麼是神的國呢?那是指在教會中做事情嗎?還是指參加教會的主日或活動呢?

一篇講台信息回答了我這個問題:「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 14:17)我想,這段經文的是不是在說,無論我處於何等艱難的環境,在主裡,我都有平安和滿足的喜樂呢? 但這種平安喜樂哪是我可以偽裝得出來呢?我開始嚮往這樣的生命,也開始起來追求,每日每夜,持續不斷。我覺得,那個過程,我就好像是在做一種無聲的禱告。

禱告探索二:寂靜中的等候

但幸運的是,我在研究禱告的同時,也開始了一些屬靈操練。其中,每天清晨親近等候神,讓我受益無窮。剛開始,我只是想尋找一種特殊的感覺,想感受到祂的同在,因為我心裡很苦悶,卻無處可訴。等候神就是我一個可傾訴的機會和地方。現在,我才知道,那種操練其實是一種心靈深處的禱告。

不過那時,我很注重感覺。當我在等候神中沒什麼感覺,就以為神離棄我,或是我什麼地方做得不夠好。有一次,我在等候神的時候感受不到祂的同在,我感到很傷心,也很自責。突然,我感受到一個溫暖的擁抱,那是一種十分熟悉的甜美。我聽到神在我心裡說:「it is ok. 我一直就在這裡!」

我那時才開始明白:原來,不論我是否感覺得到神的同在,不管我等候神的操練是否做得好,主耶穌一直都在我身旁,一直都在聽我的禱告!於是,我開始放下自己的感覺,只用信心相信,耶穌就在我身旁,祂不僅聽我內心的呼求,也在我心裡做極大、極美的工作。幾年以後,我發現自己的生命開始有很大的轉變,我的內心出現極深的平安和喜樂,也漸漸感受不到過去的焦慮。

我想,安靜親近神是另一種無聲的禱告,這種禱告不是用話語,而是用心靈,祂就用那段時光,做工在我們的心上。我想,神是一個靈,我們不僅應該用聲音禱告,更要用心靈與祂相交。

禱告探索三:常常感恩讚美

還有一個操練讓我很得益處,就是每天清晨,我開車上班時在大聲讚美主,我一邊踩油門,一邊跟著音響唱贊美的歌。我覺得,讚美,就如清晨中的一股清新的柔風,能掃去我的困倦,我的心會在讚美的歌聲中甦醒,並隨節奏歡快起舞;讚美,不僅可以將我屬地的眼光轉移到神的身上,而且會變成我的生活習慣。當我一遇到困難,我就習慣贊美主,它不僅會幫助我改變我糟糕的心情,進而會改變我糟糕的環境。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當一個人在艱難的環境中有對的反應,神就會挪掉他艱難的環境吧?我覺得,許多時候,我們的環境沒有改變,並不一定是神沒有垂聽禱告,而是我們沒有做意志選擇,用讚美帶自己走出那個環境。其實,耶穌一直都在聽我的禱告,只是祂在等我們有對的反應!

神在對的時候,成就祂的應許!

從我個人的經歷中,我似乎感覺到:神在孩子醫治的問題上似乎等待著什麼,祂好像在等我屬靈的生命往邁進。當我進一步,孩子的情況就往好的方向走一步。現在,我的大兒子已經上大學,可以完全獨立生活,也開始有同齡朋友;二兒子高中也快畢業,已經非常專注與藝術課程和創造中。我想,醫治對神來說,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如果我的孩子馬上得醫治,以後,我會因此更愛神嗎?還是因問題得到解決而離開神呢?

我看到很多人,因從神得到了所求的東西,就從此忙到世界裡。我甚至覺得,大概神太愛惜我,就定意不讓我的禱告馬上成就,而是藉著環境不斷磨練我,讓我在每日的祈求中與祂親近。我想,終將有一日,當我的生命緊緊與祂連接,什麼樣的環境都不能將我與祂分離,即使在死蔭的幽谷,即使祂用厚恩待我,我都會緊緊跟隨祂。我想,那時就是孩子得醫治的日子吧?

另外,禱告不蒙垂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我們的生命不夠成熟,我們的禱告不在神的心意裡。曾經有人把自己青少年的孩子帶到我面前,讓我為他禱告:「他常常跟我頂嘴,不願意學鋼琴,也不願意上數學補習班,…他太不聽話了!請你為他禱告,讓他順服父母。」你覺得,神會垂聽這樣的禱告嗎?你不覺得,是這位父母更需要被禱告嗎?

我想,世上一切事物都會定時,生有時,死有時,禱告得垂聽也有時。至於什麼樣的禱告蒙垂聽?對我們人來說,這實在是一個奧秘。我感覺,禱告似乎與信心相連,也好像與禱告者的生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當一個人在信心中禱告,他就在做一件討神喜悅的事情,就會帶著神的能力;當一個人的生命成熟,他就更能明白神的旨意,他的禱告就能觸動神的心。那麼,先求神的國,並持續花時間與神建立親密關係,就應該是最穩當的禱告方式了!

總之,最有效的禱告不是選擇高深、優美的詞彙,而是發自內心深處的讚美;最有效的敬拜不是主日時儘情地唱歌跳舞,而是每日在寂靜中耐心等候;最有效的追求不是追逐一種感覺、一個外面的彰顯,而是得著內心中對神真正的敬畏與順服。……屬靈的事不同於物質世界,它不在乎外面,而在於內心深處的蛻變。

朋友,禱告實在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它並非是藉著我們的言辭來改變神的心意,而是藉著我們的禱告,讓我們的心與神相交。朋友,你知道嗎?主耶穌一直都在聽你的禱告,這就在於你的禱告是否發自你內心深處,是否合乎神的心意。朋友,現在你知道要如何禱告了嗎?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內在生活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