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揭開我內心的帕子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近廿年,中東伊斯蘭教極端份子的暴力事件此起彼落;並且暴力行徑不再局限於中東,邪惡的怪手早已伸入歐美各國。九一一事件只不過驚醒美國人意識到,恐怖分子暴力行徑不再局限於美國本土之外。

以阿衝突是一道現代世界局勢的難題,看不見折中之道。不過,以賽亞書十九章23-25節描繪了一段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同心敬拜主的預言:

當那日,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亞述人要進入埃及,埃及人也進入亞述;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耶和華。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賜福給他們,說:「埃及─我的百姓,亞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產業,都有福了!」

這段預言清楚指出上帝對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的心意: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將一起敬拜主,使世人得福。然而,當今以阿的亂局似乎嘲笑著上帝對以阿的心意。上帝對以阿的心意何時能成全呢?


儘管近年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信主人數激增,但還有一道難題,就是以阿信徒的和好,有和好才能一起敬拜。以阿彼此的仇視,世人皆知。在歷史的教導和時事的報導之下,仇恨以色列似乎是阿拉伯人的世代承傳,就連以阿兩方信徒也很難跨越這份仇恨籓籬。

曾聽埃及裔戴冕恩(David Demian)牧師講述十多年前自己對猶太人的仇恨。儘管他當時信仰堅定、虔誠愛主、已經被聖靈充滿,但成長在敵以色列文化的他,雖沒見過猶太人,卻打從心底憎恨他們。然而,上帝光照他,讓他明白神對猶太人的愛和心意。幾經掙扎後,戴牧師開始接納和擁抱猶太人。當時,他還被自己的族裔冠上「叛徒」的帽子。

我是在對以阿和好問題懵懵懂懂的情況下,去參加加拿大BC省「揭去帕子」──這個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敬拜的基督徒聚會。本以為整個特會是從雙方信徒已經和好的立足點展開的,後來才知不是如此,這就是何以特會取名為「揭開帕子」的原因之一。我們都需要上帝的揭示,才能揭開攔阻我們和好的帕子。

與會的猶太基督徒人數不多。猶太信徒代表麥可拉比曾半說笑地說:「來參加這次聚會的猶太人真少,就像猶太人佔世界人數那麼寡少一樣。」我聽說不少來參加的阿拉伯弟兄姐妹是衝著戴牧師的人情來的,由於深根蒂固的仇猶文化思想,他們並不想來。儘管兩方主角們出席的人數並不多,文化和信仰的衝擊在特會的頭二天,仍舊是時有所感。
麥可拉比先吐露自己的心聲。在某次萬國守望者聚會中,上帝揭開他眼中的鱗片,讓他看到阿拉伯基督徒是弟兄,從而他仇視阿拉伯人的石心被上帝化解。去年,他去香港參加聚會,會前,一位阿拉伯弟兄有感動而端水盆為他洗腳,他當場泣不成聲,領悟到以實瑪利是自己內心空虛的原因,他生命中少了大哥。

這份自白並沒有帶來感動的迴響。聚會中曾有一度,猶太弟兄邀請阿拉伯弟兄姐妹上來彼此和好,但接下來的是冷場的尷尬。後來,戴牧師上台解釋,阿拉伯弟兄姐妹們尚未預備好。我才懂了何以坐在我前排幾位阿拉伯裔信徒,一直意興闌珊的樣子,台上激情的分享似乎與他們不相干,就連問有哪些阿拉伯裔信徒在場,他們也不願意舉手。以阿信徒之間敵視的嚴重性,看樣子還真不小。


我是在對以阿和好問題懵懵懂懂的情況下,去參加加拿大BC省「揭去帕子」──這個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敬拜的基督徒聚會。本以為整個特會是從雙方信徒已經和好的立足點展開的,後來才知不是如此,這就是何以特會取名為「揭開帕子」的原因之一。我們都需要上帝的揭示,才能揭開攔阻我們和好的帕子。

與會的猶太基督徒人數不多。猶太信徒代表麥可拉比曾半說笑地說:「來參加這次聚會的猶太人真少,就像猶太人佔世界人數那麼寡少一樣。」我聽說不少來參加的阿拉伯弟兄姐妹是衝著戴牧師的人情來的,由於深根蒂固的仇猶文化思想,他們並不想來。儘管兩方主角們出席的人數並不多,文化和信仰的衝擊在特會的頭二天,仍舊是時有所感。

麥可拉比先吐露自己的心聲。在某次萬國守望者聚會中,上帝揭開他眼中的鱗片,讓他看到阿拉伯基督徒是弟兄,從而他仇視阿拉伯人的石心被上帝化解。去年,他去香港參加聚會,會前,一位阿拉伯弟兄有感動而端水盆為他洗腳,他當場泣不成聲,領悟到以實瑪利是自己內心空虛的原因,他生命中少了大哥。

這份自白並沒有帶來感動的迴響。聚會中曾有一度,猶太弟兄邀請阿拉伯弟兄姐妹上來彼此和好,但接下來的是冷場的尷尬。後來,戴牧師上台解釋,阿拉伯弟兄姐妹們尚未預備好。我才懂了何以坐在我前排幾位阿拉伯裔信徒,一直意興闌珊的樣子,台上激情的分享似乎與他們不相干,就連問有哪些阿拉伯裔信徒在場,他們也不願意舉手。以阿信徒之間敵視的嚴重性,看樣子還真不小。

這樣文化隔閡的跳越,需要心思意念的更新。美國耶魯大學教授沃弗(Miroslav Volf)曾指出,人必須透過信仰,從自己的文化中「出走」,因為絕對忠誠已經獻給了超越各種文化的彌賽亞。

這樣的文化出走,對猶太弟兄姐妹和阿拉伯弟兄姐妹並不容易。然而,對從各國來參加聚會的非以阿信徒來說,我們內心未嘗不也戴著文化誤解的面紗。這個聚會揭開我內心一些隱而未知的蒙蔽。


舉個例。最後一天聚會,四位穿著傳統阿拉伯服裝的弟兄姐妹突然上台。要曉得八月天氣炎熱,聚會地點沒冷氣,我們的肺都在悶熱空氣裡竭力呼吸。看見這幾位穿著阿拉伯服飾從頭包到腳的弟兄姐妹,走上台,我心裡直為他們叫熱。

戴牧師向大家解釋:「這是阿拉伯傳統服飾,可以驅散沙漠的炎熱,不要以為穆斯林才穿這樣的衣服,我一回埃及就會穿起這樣的傳統服飾。」戴牧師接著又指出:「當族群不接受另一個族群,會硬是把服飾與宗教聯想在一起。」

戴牧師輕描淡寫的解釋,有如洪鐘敲打我的腦門。我意識到自己的確把穿阿拉伯服飾的人等同於穆斯林,並且對他們敬而遠之。進一步思索,我發現自己因著近廿年激進穆斯林的殺人流血行徑,內心對穆斯林起了一份理所當然的漠視(沒嫌惡就不錯了),並且因著我把服飾與宗教聯想在一起,也連帶著對穿阿拉伯服飾的人敬而遠之,把他們當作是殘酷無情的宗教狂熱分子,毫不關心他們的靈魂歸依。我為自己內心的冷漠向神認罪,求上帝釋放我。

聚會的高潮是從認罪開始。認罪的行動在整場聚會中陸續發生,認罪的內容從表層漸漸步入較深刻的心靈層面,並且阿拉伯弟兄姐妹參與的行動也逐漸增加。最後一天,阿拉伯弟兄艾利上台向猶太弟兄認罪,為內心的仇視和傷害以色列人認罪。而猶太基督徒代表麥克拉比也向阿拉伯弟兄認罪,為自己的驕傲、自以為比弟兄高,沒有認出阿拉伯人是自己的弟兄認罪。場面十分感人。

最高潮則是以色列、埃及、亞設三方信徒領袖代表們一起在台前,表達在主基督裡合一的心志,由當地原住民酋長用一條猶太人禱告巾把大家的手綁起來,做為在主裡合一象徵,並且由柴克利亞教士按手祝福。

柴克利亞教士(Father Zakaria Botros)是誰呢?他是埃及正統教會的牧師,被視為伊斯蘭的頭號公眾大敵,極端伊斯蘭阿爾蓋達恐怖組織(Al-Qaida)宣告他是 infidel(意思是異教徒),追殺他,叫價六千萬美元,要他的人頭。相較起來,美國對阿爾蓋達恐怖組織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項上人頭的叫價要便宜的多,才二千五百萬美元。他怎麼會成為伊斯蘭的頭號公眾大敵呢?就是因為他用傳媒批判伊斯蘭、可蘭經、穆哈穆德,傳福音,許多穆斯林因他信主。


聚會中還有個背後花絮,知道的人並不多。就是在三方代表當眾表明合一心志之前,戴牧師曾私下對柴克利亞教士說,可以不用上去表明心志。這樣說是因為,柴克利亞教士在阿拉伯世界擁有極大的影響力,尤其在阿拉伯基督徒當中。他若是表態願意和猶太人合一,可能會對他個人的名聲和影響力有損傷。然而,柴克利亞教士還是跑上台前,把手按在大家合一的手上,祝福大家。

柴克利亞教士這樣做只有一個答案,就是他熱愛上帝的心超越了原有文化承傳和私己。我想起柴克利亞教士曾自述生命長期處於受威脅的心聲。他說:「若是某人要殺我。我會向他說:『謝謝你,讓我快點回天家。』」聚會已結束了好久,柴克利亞教士的勇敢和聖潔仍在我的內心迴盪著。

整個聚會是在歡樂聲中結束。阿拉伯弟兄姐妹上台唱起阿拉伯聖詩,節奏熱情,全場與會者都跳起舞來,以歌舞來歡頌上帝。有些人還跳著猶太民族舞步呢!唱著阿拉伯詩歌,跳著猶太民族舞步,可算是世界奇景之一吧!後來,許多阿拉伯弟兄姐妹都上台去,歡樂舞蹈。

那一天,阿拉伯弟兄的熱情舞蹈徹底抹去了我內心對穆斯林是冷血的偏見。戴牧師在歡樂歌舞聲中,上台插了一句話:「除非阿拉伯弟兄覺得被接納,否則他們不可能自發地上台跳舞的。」

就在這一晚,上帝拓展了我對阿拉伯人和猶太人的愛,也揭開我內心的帕子。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