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一粒麥子落入土裡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廿三名南韓泉水教會志工,於十三日抵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從事醫療等社會服務,計有女性十八名,男性五名,打算廿三日返回南韓。

十九日乘坐大巴士從喀布爾前往南部坎達哈,途經卡拉巴格時,遭到「神學士」武裝組織綁架。神學士用他們要脅南韓自阿富汗撤出兩百名駐軍,並要求阿富汗政府釋放八名神學士囚犯。

廿五日,領隊裴亨奎牧師被殺死,因阿富汗政府未按要求在期限前釋放被囚禁的神學士戰士。在此之前,十八日,亦有兩名德國人在阿富汗被綁架,並因談判未果,在綁架當天中午被處決。

「神學士」武裝組織,成立至今大約二十多年。因一九七九年,蘇聯揮軍進入阿富汗,民風強悍的阿富汗人民,便組成各種反抗軍,發動反蘇聖戰予以反擊。「神學士」武裝組織是其中一隻較為強大的軍隊。

十年後,蘇聯撤軍,阿富汗接著陷入各種武裝組織較勁奪權內戰。五年後,「神學士」武裝組織控制了全國百分之百九十五的地區,剩下北方各民族聯盟的游擊隊尚未臣服。三不五時的奪權戰爭,使得使阿富汗戰禍連年,民不聊生。

原本,阿富汗位於歐亞大陸的要衝,是古代絲路的必經之地。雖然境內多為貧瘠的高山,自然條件惡劣,但人民善於經商,這裡成為中國與羅馬之間重要的轉口貿易樞鈕。在中國一些文獻可見,唐朝時期,此地一遍富庶繁榮。如今這個國家,卻成為全世界最貧窮、最落後的國家之一。

這幾年,長期的乾旱天災肆虐,人禍的戰亂四起,人民流離失所,瀕於餓死、病死、凍死的地獄邊緣,數百萬難民紛紛逃往鄰國。「神學士」武裝組織,大都出身於農民家庭,從領導者到以下大小官員多是文盲。當他們執政掌權,不僅不懂得處理人民餓死、病死、凍死問題,奪權戰爭更是讓國家發展處於完全倒退的生活形態。各國人道或基督教組織,紛紛有義工前往參與醫療等社會服務工作。這也是為何韓國教會前往進行人道救援事工。

問題是,「神學士」武裝組織是以伊斯蘭教來作為他們的核心價值,屬於非常激進的基本教義派。例如,神學士政權認為西方文化是一種人類道德墮落頹廢的象徵,不能被其污染,嚴厲禁止人民接收西方任何資訊,禁絕境內所有的電視機、所有廣播。女性禁止受教育,不得單獨外出,不能在外工作。

前往進行人道救援關懷事工的義工,雖然動機是本於愛,但就觀念思想上,根本就是「神學士」武裝組織要殲滅的大敵。以韓國泉水教會義工遠赴阿富汗為例。其中有女性十八名。在他們激進的基本教義派,女性該乖乖在家裡,即使病死。女人不得單獨上街,得有兄長作伴。而韓國這群女人竟然還膽敢離開自己的國家,飛到異境?這等大逆不道、丟臉的事,雖非本國女子,但若是帶壞影響我們阿富汗的女人,那可不得了。

另外,這群義工,都是來自教會,信奉基督教。韓國政府發佈新聞稿強調說明廿三名南韓泉水教會志工,從事英語教學,並在當地一家醫院幫忙。但難保「神學士」武裝組織會單純地相信他們不涉及任何基督信仰傳教事宜。舉凡會危及伊斯蘭基本教義的任何可能,「神學士」武裝組織成員都隨時願意犧牲生命去全力阻止。這可是他們極端在意的事。

目前仍不清楚阿富汗神學士組織對剩下的南韓人質,會如何處置?但,該為最糟的情況以及未來的人道救援或宣教事工,做一番討論與心裡準備。

基本上,非基督徒可能無法理解為何基督徒要到一些危險的地方,或進行人道救援或分享耶穌基督的宣教事工。那是因為馬太福音第五章記載耶穌教導門徒。上帝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基督徒要愛仇敵,甚至為那些逼迫者禱告,這樣才是天父的兒子。

耶穌這樣說:「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麼?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甚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麼?」

也因此,無論最後這些韓國基督徒結局為何,阿富汗人民再怎樣愚昧地以惡報善,以恨報愛,我們其他的基督徒都不能反過來將之視為仇敵而恨之,欲以惡報惡。畢竟這些韓國基督徒,前往阿富汗的初衷,就是因著上帝的愛,以天父兒女的身份,實踐耶穌愛的命令。

尤其是,六年前,九一一事件以後,美國和北約組織差派了大批軍隊到阿富汗,以武力推翻神學士政權。但才不到四年,神學士武裝分子卻死灰復燃,所用的武器裝備,更有了很大的改進,致使這些國家的軍隊不但無法離開,而且戰況越來越激烈。證實了「以惡報惡」無法殲滅神學士政權,反而使他們更加肆無忌憚,勢力更強大。

我們等候並迫切祈禱著同屬主內肢體—韓國基督徒的平安之際,也應該同時要為著阿富汗人民以及阿富汗神學士組織努力禱告。裴亨奎牧師雖犧牲,其他廿二名人質仍情況未明,但就像一粒麥子落在土裡,他們的義舉事蹟至少讓全世界的人,都開始關切注意到阿富汗這個國家的人道問題,想必之後也會帶來更多的討論與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