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慢慢來,沒關係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轉眼間,又到了禮拜天的晚上。幫小孩洗澡,與妻子一起哄小孩睡覺,剩下的一點零頭時間。若要充分利用時間,這正是計劃下一週工作與生活時間分配的最佳時機…

平常晚上這個時候,新竹的風會不請自來地從窗戶湧入,鼓脹著一波又一波的窗簾如海浪般翻騰。但是今天,這段行禮如儀的過程不知怎麼地被跳過。在沉悶凝滯的空氣中,夜,深深地降下……,提早籠罩了一切,也制服了常與它抗衡的桌鐘,使時針停滯在午夜之前,難以跨越到另一天的開始。

手裡拿著筆,靜靜地在行事曆上塗塗改改:在白天工作八、九個小時的時間裡,把一些既定該做的事列上,扣掉上課、大小會議、與應酬餐會,再加上一些預計完成的工作進度,所剩的時間也幾乎沒多少了。這還不包括非常可能發生的一些意外與或進度延滯。

「如果沒照著做完,又會如何呢?」我心裡自問。咕唸著也許會有一些人會急著跳腳,也許有些成果被人捷足先登,也許失去了某種難得的機會,也許薪水會稍微少了一些…,但當然也有可能使另一些人覺得高興,使成果更有品質,也許反而等到另一種機會,也許…加加減減之間,更有可能的是,甚麼事都不會發生,正如我過去就算盡力滿足這一切,也從未有甚麼值得驚喜的成就出現。

《聖經》記載著,上帝創造亞當夏娃在伊甸園時,也是吩咐他們要「工作」。但工作的內容是看守修理與管理萬物,似乎是神聖地在與上帝一同分攤對這個世界的照顧與關愛。但曾幾何時,我們絕大多數人的辛苦工作變成了只是乞求個人生活的溫飽,或是滿足私人志向或慾望的工具。甚至,很多時候,我們只是盲目地跟著公司老闆,或是社會上某種潮流在移動,只因與週圍許多人在做類似的事情而稍覺心安。至於這個潮流的方向,恐怕也沒甚麼人曉得,也沒甚麼人關心。反正地球是圓的,歷史總是會重演,現在處在哪裡,似乎也沒有太多的不同,不是嗎?

我把行事曆上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塗掉,乾脆不想再看了。反正我忘不掉的事情加上別人會提醒我的都幾乎作不完了,還需要增加那些我記不住的或無人在乎的內容嗎?這該是一種幸福,還是一種悲哀呢? 微寒的秋夜,依然默默無聲。

鐘面上的時針很努力地克服了一切,爬過了十二點鐘的位置。我猜它應該會很高興、很得意自己戰勝了黑夜,然後仍一步步地向著他無法完全明白的白天前進。不忍提醒它,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一只鐘在完全一樣的位置作完全一樣的事情,卻滿心期待著能從白日爬進到黑夜。

該睡了,明早,喔不,今早,還有許多事該作呢…

這時,那遲來的晚風,突然呼一聲滾進了窗台,驚擾了一席沉睡中的簾海。

「慢慢來,沒關係,願你平安。」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