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末日」與「聖誕」─世界的終結與新的開端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每隔一陣子,人世間就會流傳一陣末日預言、上演一齣人心為之惶恐不安的瘋狂鬧劇。

最近剛落幕的戲碼是「馬雅末日預言」,事實上對於馬雅人來說,這一天不是世界末日,只不過是新週期、新紀元的開始,就像是每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過完後就是新的一年一樣,雖然是特別的一天,但也並沒有那麼驚天動地。但不知怎麼地,有人開始傳出這一天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屆時將會天崩地裂、世界毀滅等等。經過網路與大眾傳媒的大力推波助瀾,於是有越來越多人討論這件事。

在我不算長也不算短的人生記憶中,這種對於「末日」的擔憂瘋狂現象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九零年代中期台灣流行過「一九九五閏八月」的說法,據說中共將會在一九九五年的農曆閏八月時武力犯台。當時台灣社會一片驚惶,很多人嚇得趕快辦移民。本來大家很陌生的中美洲小國貝里斯因為移民容易,一夕之間成為熱門的移民目標。

也記得一九九九年末所謂的「千禧蟲蟲危機」;而現代社會又高度依賴電腦,因此許多人擔心電腦系統危機會進一步造成社會的大災難,甚至引發大規模斷電或核爆而導致末日來臨等。

回想過去那些令人恐懼的時刻,一定有人不禁啞然失笑,不知為何如此驚慌失措。引發這些所謂末日危機恐慌的原因各有不同,但追根究底,造成社會集體恐慌的原因是來自於人類內心深處的不安與恐懼,因為不管口頭上承不承認,人類清楚知道這個世界與人類自己是脆弱不可依靠的。這種深層的不安與恐懼,不僅呈現在這些看似荒謬的末世預言裡,也出現在我們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影響了我們的一舉一動、所行所為。

相對於台灣傳播媒體對於馬雅末日預言的不斷強調,韓國媒體倒是對這個議題著墨不多,因為適逢韓國五年一次的總統大選,所有人關心的焦點都在選舉上。我因暫居韓國的緣故,得以近距離地觀察了這次的選舉,結果讓我跟很多韓國朋友一樣,對這次大選的結果雖不感到特別意外,卻在很多方面跌破了眼鏡。

過去韓國選舉多以地域認同為主,這次總統大選卻被稱為是「世代對決」,因為年輕一輩與老一輩間的選擇截然不同,世代差異左右了選舉結果。最特別的是,五、六十歲一輩的選民投票率奇高,將近有八、九成,而二、三十歲選民投票率則只有六、七成,五、六十歲一輩選民的投票因此成為保守執政黨獲選的關鍵。韓國媒體分析說,左右此次大選的關鍵原因,在於五、六十歲選民的不安感。雖然他們對於社會與政治現況也感到十分不滿,但因為恐懼與不安,使得他們不願意接受改變,保守的執政黨因此得以繼續保住政權。

讓韓國人民不安的最大因素有二個,分別是北韓問題與經濟。在選戰中,有謠言流傳說在野黨過於親近北韓,因此很有可能導致北韓入侵南韓或影響南韓政局。老一輩的人經歷過韓戰,極度恐懼戰爭再度來臨。另一方面,老一輩的人害怕主張改革的在野黨上台,會破壞現有的經濟成長,因為他們經歷過朴正熙時代由貧到富、經濟起飛的「漢江奇蹟」,以及九零年代後期幾乎失去一切的金融風暴,因此害怕失去現有的富裕生活。

雖然現在韓國社會經濟增長迅速,然而國家財富的增加並沒有為大多數人民帶來生活的幸福感,在許多國際調查數據中,韓國人對於生活的幸福感與滿足度都是倒數的,因為貧富兩極化的現況日益嚴重,絕大多數人對於社會上資源分配不公義的現象極度不滿,卻因為害怕失去這種表面上的財富而恐懼不安,因此許多人選擇了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希望能繼續帶動經濟成長。許多人將對未來的恐懼不安寄望在財富上,即使財富並未真正帶來快樂與滿足,對於他們來說,失去財富就是一種末日的到來。

「末日」到底會不會來?對於基督徒,「末世」已經開始了,只是最後的那「末日」還未到來。聖經啟示錄明白地指出,末世已經開始了,但因為神的憐憫,最後的末日還未來到,為的是給世人悔改的機會。當末世的時候,會有很多的天災、人禍,人們會遇上各種各樣的災難。這時,人們有二種選擇,究竟是選擇依靠世上看得見的權力與財富,還是依靠眼不能見、卻藉由各種方法向世人啟示祂自己的全能的神?權力與財富暫時之間還是有影響力,然而,在真正的末日到來時,在神的審判台前卻是不堪一擊的,瞬間就會被摧毀,無法真正保障其追隨者。然而倚靠神的人,雖然因為他們的選擇而在末世的過程中承受諸多苦難,卻會在最後的審判台前得享永恆的榮耀與福份。

除了在末世的過程裡人們有二種選擇之外,聖經中提到人們面對末世也有二種不同的姿態。雖然末世的徵兆已經顯現,人們陸續遭受到各種災難,有些人卻選擇繼續剛硬著心而不悔改,褻瀆神,順從自己的情慾而行,繼續享受罪中之樂,或是因為恐懼不安而更為抓緊那些其實並不能真正給予保障的權力與財富。然而,基督徒們卻是用另一種淡定的姿態來面對末世。因為藉由聖經,神親自向我們保證在末世的苦難中祂要與我們同在:「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做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啟示錄21章3-4節)。

這是何等大的安慰與保障!雖然神並沒有應許讓信靠祂的人免於末世的苦難,然而,祂卻在這些選擇信靠祂的人額頭上仔細地作上印記來保護他們,並將他們的名字一個一個記載在生命冊上。因此,這些苦難並不會真正地摧毀、擊倒基督徒,因為在逆境中神就是力量與保障。

「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這是多讚的一句話。其實,這不只是對那末日的應許,更是聖誕節的由來。二千多年前,基督耶穌道成肉身,降世在人世間,將自己當成了最大的禮物,好成全神的應許。當我們傳唱「以馬內利,懇求降臨」時,神已經親自與我們同在,從二千年前那一聲嬰孩啼哭開始,神已經實踐了祂自己的諾言。因此,當面對這個末世與那最終的末日時,我們不僅淡定,更是充滿喜悅與期待,因為以馬內利的神,祂與我們同在;當那最後一刻來臨時,所有的一切都將更新,現在這個脆弱、朽敗、令人恐懼不安的舊世界都要過去,嶄新的新天新地與所有更新的一切就要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