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幸福躲貓貓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我的腦波很弱,容易被洗腦,有自知之明的我是不太碰電視與電影。果不其然,不小心隨波逐流看了電影《海角七號》,就像被外星人綁架將密碼深植入腦,只要到了墾丁,就會想去住那間五星級旅館。

然而,現實考量,住不起那間。但那天我突發奇想,說不定現在全球經濟不景氣,會有類似的旅館沒啥房客,老闆看我們一副好人家樣,不會弄亂房間,退房前還會摺好棉被,便三折便宜算我們。越這麼想就越躍躍欲試。眼前一棟古樸磚橘色旅館,外面長滿了綠色爬藤,「就這間吧。」

老公停了車與孩子在外面等。他們不要跟我一起去丟人現眼。我一個人瀟灑自在地穿過鮮花異草簇擁的前廊,暗笑他們三人罹患膽結石,膽都被醫生割走(無膽)。便走到一堵極為厚重華麗的回教建築風的雕花拱門前,隱隱不安了起來,納悶「該不會這間比海角七號那間還高級吧?」

進去之後,兩個肚皮舞打扮、身材窈窕的接待小姐,微笑迎面而來。我就知道走錯地方了。裏頭的裝潢根本無法形容,孔雀藍、石榴紅、寶石綠…等,呈現出濃郁神秘中東異國貴族氛圍。頭已經洗下去了,頭皮發麻也得故作鎮靜。

小姐請我坐在那種輕鬆、慵懶的沙發上,並奉上白骨瓷茶具盛裝的冰鎮紅茶,另一個小姐拿來一本手工真皮製的價位冊。

「我需要四人房」「不好意思,我們四人房都客滿了。」(還好四人房已經客滿,感謝上帝!)

「那我看看六人房吧?」我繼續扮演貴婦,優雅地翹起小指、啜飲著紅茶。
小姐纖纖玉手翻到六人房那頁,我眼睛張大得幾乎跟牛眼一樣。「不會吧!住一個晚上要兩萬六千四百元。是不是多一個零,打錯了?」嘴裡卻說著「喔喔,我想六人房太大了。我們只需要四人房,下次來墾丁,我會再考慮看看。」心裡其實喃喃「打死都不來。住一個晚上,可以拿去繳我家三個月的房租。」(電光石火,短短十分鐘,內心戲超多)

回到車上,成了無膽三人組的笑柄。但是,我卻不在意,反倒有些落寞,心境挺複雜的。「這麼貴的旅館,竟然還客滿,怎麼經濟實力的差距這麼大啊?」衝擊之大,讓我整個人腦中想到的盡是自己哪裡缺乏。為何只能買得起二手車?為何全家人撿別人的衣服?為何上市場買菜都得買當季便宜蔬果?為何我每天要像黃臉婆煮飯、洗衣、拖地、刷馬桶、倒垃圾?開始自怨自哀。

結束了旅遊,隔天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我讀起《空中英語教室》雜誌,一篇文章映入眼簾。花蓮八十歲退伍軍人洪中海,慷慨地將畢生積蓄600萬捐給榮民遺孀及遺孤。他過著簡樸生活,每天吃的是用老舊生鏽的廚具所做的清蒸蔬菜。

瞬間,幸福又全部找了回來。原本這些都是很幸福的事,我喜歡為家人整理、布置一個溫暖的家;料理媽媽味道的私房菜,全家人一邊吃一邊笑談著學校發生的事;舊物盡量回收再利用,環保愛地球是我一向的主張。一時竟被那間旅館給迷惑(就說我腦波很弱),幸福就躲貓貓了去。官能上的享受,我是很愛,但一下子就過去。然而屬於仁愛的獻身或分享,精神、內心的享受,才帶給人更深沉、持久不退的滿足。

打開冰箱,把剩菜剩飯裝在一只碗裏用微波加熱,高興地謝飯禱告,再慢慢地用心享受,並思考著晚上要煮甚麼給家人吃?自己還有甚麼可以像老榮民洪中海一樣與他人分享?心滿意足靜靜領受上帝賞賜的幸福。

◎幸福練習:幸福喜歡躲貓貓,需要我們一起把它們找出來。試著在生活中的平凡事物中,找出幸福的事,並寫下。

◎禱 告 文:主啊!謝謝你給我們一副永恆的眼鏡,戴上觀看這世界,那些屬於仁愛的獻身或分享,較不被人注意的精神、內心的幸福,於是被發現。求你幫助我們常在你裡面,不弄丟這副眼鏡,幸福才不至於被人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