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原諒,不需要什麼原則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猶記得有次坐飛機去澎湖時,身後坐著一位長得凶神惡煞的人,旁邊伴隨著一位警察,這樣奇怪的組合令人忍不住多瞄了幾下,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位穿著白衣的「同學」手腳都戴著鐵鍊,頓時再也不敢多撇一眼,飛機還沒降落就豎直了椅背動也不動。這不禁讓我想起幾十年前的神話 KTV 縱火犯湯銘雄,當時他扛著瓦斯到大廳放火,造成 16 人葬生火窟。一審過後湯銘雄被判處死刑,在槍決前夕,一位被害人家屬親自到獄中探望,要和殺死弟弟的兇手見面需要鼓起極大的勇氣,一聲:「對不起,請原諒我。」化解了杜花明失去至親的仇恨及湯銘雄堆積在心底的悔恨,甚至還認了他當乾弟弟。

當我們犯錯時總會想要將功抵罪,學校也教導著失敗了可以重新再來,給予學生補救的機會,但那些強暴犯、殺人犯等罪大惡極的人是否也能輕易得到原諒呢?受刑人在面對過去所犯下種種的滔天大罪必須背負痛苦煎熬及可能看不見明日曙光的恐懼,對於被害人及家屬而言或許認為這是罪有應得,不需要給予同情。然而杜花明給了我們很好的典範,做錯事需要的不過是改邪歸正重新再來的機會,面對失去親人的椎心之痛她,選擇以原諒取代怨恨,一切的罪因為湯銘雄的悔改得著了改變。

原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用淚水堆砌出來的。仇恨使我們身心靈疲累,思想變得苦毒,必須獨自承擔傷害的恐懼和陰影旁人既不能理解也無法彌補。傷痛,就像一道疤痕刻畫在心頭無法抹滅,但是「愛是打開心扉的鑰匙,也是抵擋仇恨與憤怒的盾牌。」我想杜花明能夠選擇原諒是因為她愛湯銘雄的心甚過於他所犯的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問題在於是否願意敞開心去接納曾經傷害你的人?梵谷曾說:「愛總會帶來困境,千真萬確,但好處是,愛會賜予力量。」愛能超越悔恨,不論經過多少逆境或心理的殘缺,膽怯的心都不會因為恐懼就此卻步,乃是更多看見愛的彰顯。

我愛,所以擁抱靈魂。
我愛,所以洗滌心靈。
我愛,所以拆毀重建。
我愛,所以提昇自我。
我愛,所以接受挑戰。
我愛,所以奔向自由。
我愛,因為我選擇了原諒。


歡迎參觀犢報 READ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