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貧與富的主觀解讀與真相反差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知名攝影師Jean Mohr 玩過一個實驗遊戲,將一張照片給9個完全不同背景身分的人看,邀請他們說出他們所以為的,並紀錄下來。當最後相片的實情公開後,所有一一並列攤開的觀點,就形成了各式各樣令人發噱,卻饒有興味的主觀解讀與實情真相的反差對照。

同一張圖像,每個人看到的、以為的、解讀的都是如此不同,這大概和瞎子摸象的道理差不多。我們總是只能用極有限的眼光去說一個極有限的故事,而每個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又自表著另一個不同故事的點線面。即便這一切看來彷彿是一連串錯綜複雜的撲朔迷離,永無法抵達真相邊境的奧秘,然我總帶著一種興奮和期待,相信當有一天上帝將過去、現在、未來所有人類發生的故事聚集起來,在我們面前橫縱開展的時候,肯定是舉目嘩然、讚嘆驚奇的!

有個朋友問我覺得自己是否有所缺乏?健康?財務?事業?家庭?或是人際關係?

這是個讓人有機會嘆氣或感恩的話題,當我看著這一系列所謂的人生圓滿指標,思索著自己還在哪部份貧乏時,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各方面都缺乏,卻也在各方面都富足。

我可以看自己在財務上貧窮,無法買下獨棟獨院住進美麗花園,我也可以說我富足,能天天與所愛的人,不花一毛錢地每天走3步路,就能將住家對面小公園裡初夏梔子的馥郁,滿滿地吸入五臟肺腑;我可以說人際關係有貧乏,既不是天生公關,也不善於維繫人脈,但我也是富足,能自然地享受人生中每一階段、每一時刻與身邊朋友的輕鬆互動。我可以說在事業上有尚未被完全滿足的缺乏,卻也可以說這份工作讓我擁有別人所羨慕的某種自由,讓我有空間逐漸找到、發展自己的真正的想望。

我富足,能經常享受一整個假日午后,完全擁有著時間,也擁有著自己。
我富足,走進誠品就擁有整片書城,走到大安森林公園就擁有整片綠意。
我富足,不但知道自己被創造的身分,還找到僅此一生的意義。
我富足,每個天父的孩子都該是無憂無慮,隨遇而安是真正的自由。
我富足,擁有真摯愛我的家人與朋友,愛是這世界所能擁有的最大之寶藏。
我富足,我明白看待事物的方式總取決於我們腦袋裡裝的是什麼,快不快樂也總由我們的心決定。


貧窮與富足,原只在一念間。伊甸園的蛇誘惑亞當夏娃的方式,不是告訴他們禁果有多美多好吃,而是掉轉他們的眼目,使他們分了心,轉眼不再看自己原來已擁有的,那豐饒壯碩的世界,就在身邊,卻偏偏只看見那一顆唯獨不能吃的果子!

於是我知道,自己真是這世界最當仁不讓,豐盛幸福的人!



:Jean Mohr,瑞士攝影師,為雜誌及諸多非營利組織奔走世界各地。曾與美學大師John Berger合著「另一種影像敘事」。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的部落格:犢報 READ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