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與生活》

| | | | | 轉寄

自私與捨己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雖然大部分人會覺得自私是不好的行為,但它已根深蒂固的存在於我們的文化中,台灣俗語說:「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如果你不懂台語,國語也有:「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自私,是以自我為宇宙中心,凡事都以「我想不想要」、「我喜不喜歡」為惟一考量,說話永遠都以:「我」為主詞。

基督徒常用四律作傳福音的工具。它確實很方便,也把福音的重點講得很清楚,很多基督徒都用過它。我印像最深的是四律的最後一頁,上面有一張代表生命寶座的椅子,過去都是「我」坐在上面,成為基督徒的意思是「我」下來,讓「上帝」坐上去,管理我們的生命。如果真讓上帝坐上去,那麼我們的生命就會出現很大的翻轉……

我說很大的翻轉,是因為從此當我們要做抉擇的時候,不能再問自己「我想不想作」、「我喜不喜歡」,而只能問:「主啊,我當作什麼?」因為現在我們已經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上帝。

可是問:「主啊,我當作什麼?」有個危險,畢竟我們不是上帝,上帝所想與我們所愛可能有很大距離。請看看你身邊的人,有誰跟你的想法是百分之百的相同呢?就連最親密的伴侶也會意見不同。

很多時候基督徒禱告不得應允,會生上帝的氣,覺得上帝很過分,不把我想要的給我......如果上帝可以拒絕摩西、大衛、以利亞的禱告,為什麼不能拒絕我們的禱告?

我想如果要上帝應允我們的每一個禱告,除非我們所思所想完全和上帝相同,不過這是不可能的。我們不可能像上帝一樣全知全能,所以我們的思想也不可能都和上帝一樣。

要是上帝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應允我們每一個禱告,上述那三個人可就要抗議了:

摩西:「為什麼不讓我進迦南地?」
大衛:「為什麼不讓我兒子活過來?」
以利亞:「為什麼不讓我死了算了!?」

當我們生上帝氣的時候其實我們已經把上帝從寶座上拉下來,讓「我」坐回寶座上面,對著上帝發號司令。我們把上帝當成一台自動販賣機,我投入禱告,祂就必須掉出我想要的東西,沒掉東西出來或是掉錯東西,我們會認為是祂的錯--到底誰才是創造天地的主宰啊?

更嚴重一點的情況是,當我們問上帝:「我當作什麼?」得回的答案不只是我們想不到的,更令我們後悔提出問題。偏偏,我們知道上帝說的永遠是對的......這時候我只好一再提醒自己,雖然我不想做,但我已經把生命主權交給上帝了,那還是去做吧,而且祂說的是對的。

舉例來說,這社會有「不公義」的事,有需要「憐憫」的人。的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並不輕鬆,是很麻煩的事,是必須付上一點代價的事。但是既然上帝說我們要「行公義、好憐憫」,那麼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而不是袖手旁觀的說:「關我什麼事?」

耶穌說:「誰願為首必做眾人的僕人。」、「左手做的不要讓右手知道」我們會不會覺得這觀點不合時代、太過卑賤、太不出名了?現在都是做「領袖」,都是蓋「大教堂」的時代,倘若上帝呼召我們一輩子默默無名的服事,我們可會願意?特別如果我們有那個能力作更多服事的話,我們更難去降伏自己,做一種看似浪費、卑微的工作。

我現在越來越覺得那些長期在異國服事的宣教士簡直是神人哪!聽他們分享可以體會,他們在工場不能被完全的了解(畢竟是外國人,思考模式不同);在本國也不是很多人可以了解他(沒有相同的經驗可以引起共鳴)。但是他們依舊堅持在那兒,牧養著為數不一定很多的羊群......

決志、受洗都是一次就完成,可是生命主權的交託卻不是一次可以完成,而必須常常提醒自己。每一次禱告求問上帝:「主啊,我當作什麼?」都是對我們信心的考驗,也是一次生命主權的交託。

如果我們為了照上帝的意思而行,必須捨棄一些事物,那就捨棄吧。這世界上「真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保羅說:「我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很有趣也可以說是吊詭的一種現象是,當我們以為自己為耶穌捨去了某些東西,有所缺乏的時候,會發現自己竟然得著的更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