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

| | | | 转寄

以写作来事奉

索引 | « 前篇 | 次篇 »


图片提供/123RF


一九八一年,我到美国念书,在加州戴维斯华人教会聚会,也参加中文查经班。由于查经班的学生大部分是慕道友,所以我需要带查经。我在带查经上有不懂的地方,就先与教会的李革顺牧师预查。牧师看我喜欢读圣经,鼓励我阅读摩根(G. Campbell Morgan)的作品、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的讲道信息、《马太.亨利圣经注释》(Matthew Henry’s Commentary)与《史特朗经文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这四套书成为我多年来的陪伴,我几乎每天读。

刚去美国的时候,我还是穷留学生,因为有人为我奉献,所以我在一九八二年六月十八日,把这四套书全部买齐。我会特别记下这日期,全然是因为拥有这些书时,内心真是非常喜乐。牧师鼓励我,摩根的部分可以由《西敏讲坛:摩根的讲道》(The Westminster Pulpit: The Preaching of G. Campbell Morgan,共十册)读起。

我从邮购购得之后,经常阅读。有些信息,我读了好几遍,愈读愈喜欢。摩根对圣经的分享,像是谷中清泉。我在第一册的书扉上写道:「在那狭窄的日子,我在上帝的话语中,看到宽广。」之后,我又购买与阅读摩根其他的着作,如《最大的医生》(The Great Physician,一九三七年出版)、《耶稣对约伯的回应》(The Answer of Jesus to Job,一九三五年出版)、《圣经阐解》(The Exposition of the Bible,一九五九年出版)等。

* * *

一九八九年,我回台湾教书,临行前,送掉许多书,但我把这些书带回台湾。二○○四年五月十八日,我写下:「也许我的一生,只是为这一代的孩子多读一点书,好让他们认识主耶稣的真理。」我开始有负担写摩根的传记。写书,是奉献给主的祭。

学校的工作压力很大,我曾经想放弃写作:「太多的情绪与压力,失去额外写作的体力与时间。」主耶稣持续勉励我。有一天,我在祷告簿上写下主给我的提醒:「当你拥有太多,是让太多拥有你」、「上帝在我的心中放了一枝笔,稿纸成为我的佳美地」、「写作动机的纯正是上帝恩典持续的保守」等等。

撰写摩根传记的负担,逐渐由祷告中的自我期许,成为付诸实际参访的行动。二○一四年,我与妻子、女儿到英国伦敦参加「西敏教会」的聚会。我才知道,原来这间教会位于泰晤士河旁边的贫民区。西敏教会的牧师热心接待我们,带我参访教会巨大的管风琴、摩根讲道的讲桌和讲台、摩根的书房,甚至让我坐在摩根书桌前的椅子上。

这是对一个喜好摩根着作的读者,无比美好的招待。我想到摩根曾写道:「我的学生不该是盲目的跟随者、无条件的跟随者与永远的跟随者;而是听从主的呼召,成为他的跟随者。」我期许自己的写作,必须是主的跟随者,与主耶稣同行。

* * *

二○一九年,我自大学退休,先写了司布真的传记;二○二○年,才再下笔写摩根的传记。我相信主将写作的托付给我,必须是我先谦卑在主前,否则主耶稣不会让我写成他仆人的传记。

我读过许多摩根的书籍传记,如摩根的媳妇吉儿(Jill Morgan)所着的《属神话语的人:摩根生平》(A Man of the Word: Life of G. Campbell Morgan,一九五一年出版)、哈里斯(John Harries)所着的《摩根传》(Campbell Morgan: The Man and His Ministry,一九三○年出版)、哈洛德.莫瑞(Harold Murray)所着的《圣经教师摩根》(CampbellMorgan: Bible Teacher,一九九九年出版)等等,一些已经绝版的书,还有女儿自美国寄回有关摩根的一些近代出版作品,以及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图书馆的一些早期新闻报导等。

我发现,退休后的写作与退休前有个不同。在学校时,有些基督徒学生会来问问题,他们问的一些问题会成为点燃我写作的引线。退休后(又值 COVID-19疫情期间),几乎与学生断了线,我写作时,容易感到旁徨。少了学生,少了周遭炽热的眼神。

当我读到摩根所写:「写作相对的价值是在为人,绝对的价值是在为主,没有价值的是在为钱。」这成为我写作时的鼓励。摩根出版了许多着作(生前约七十二本,安息后又有多本出版),内容大多来自他的讲道。虽然他的着作有出版的年代,但是他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法国等地,四处讲道的行程与日期,大都没有记录下来,以致讲道的内容与事奉的行程兜不上,这是我在撰写时最困难的部分。我相信这位上帝的仆人是要人多认识圣经真理,而非他自己。

因此,我必须从他讲道的内容、年分与特别讲座的事件,回推他是在什么状况下讲这些内容,这是我在写作时,花最多时间考查的部分。有时专注太久,又对不上时间与地点,我会疲乏与焦虑。这时,我又读到他写的:「写作用赶的,那是工作。写作不赶,才是事奉。用写作来事奉主,不是成为出版的奴隶。」这又成了对我的安慰。

摩根的讲道稿很长,我其实每一篇都喜欢。他一生讲道超过两万篇,不是每一篇都留下,我只全文译出十二篇,其他则选译比较关键的部分。这本书的取材内容,多少带着我的主观,所以这本书仍不完全。

不过,我读到摩根在一九三九年给后继者钟马田(Martyn Lloyd Jones)的勉励:「蒙主心意的事奉,不是用事奉的结果来量测,而是事奉过程与主的同行与同在。真正的得胜是在隐藏的生命,不是明处的所见与所得。」很得激励。

* * *

我难忘一九八二年读摩根在西敏教会讲坛信息时的感动,四十年后,才真正提笔写下他的生平与信息。写作的时候,我的记忆力已不如从前,编辑和引用索引资料已经有些吃力,也许以后的弟兄姐妹可以接棒,写出更好的版本。写作是永远没有完美的一天,摩根写道:「写作,是用作品把街上游荡的人,赶进上帝的教会。」我也勉励自己尽心写作,不要因还不够完美,反而从上帝的教会滚到街上去。摩根对事奉主、喜爱查考圣经的人,有很多勉励的话,其中以「爱上帝的话与了解上帝的话是一体的」这句话,对我带来一生的帮助。

二○二一年五月,台湾的疫情开始变得严重,台北的居民不得自由外出,我在家里反而写得最顺畅。感谢主耶稣,给我几乎没有外务的日子,我体会摩根所写的:「跟随主耶稣,是让主在我们的心中成为衡量一切的准则,使我们在任何的环境里,有个更高的顺服。」

写作,也是为了更高的顺服,这是我的期盼与祷告。




本文摘自《上帝手中的墨水笔--解经王子摩根》作者序



上帝手中的墨水笔:解经王子摩根

作者:张文亮

出版社:校园书房

线上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