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 7章7節 到 7章25節   背景資料  上一筆  下一筆
    (二)律法不能救人脫罪   7:7-25 
          1.律法與罪之間   7:7-13 
            (1)這樣我們有何結論呢?難道律法是罪惡嗎?當然不是!
            (2)相反的如果不是透過律法,我就不知道什麼是罪。  7:7 
            (3)但是罪藉著機會透過誡命叫各樣的惡在我裡面發動。
               ●「我」:用來泛指一切,沒有什麼特定的個人或團體。目的是要
                         生動的描述人在有律法之下和沒有律法之下的狀況。不
                         過保羅在此用「我」除了行文流暢的意味外,亦有一種
                         感同身受的意味。
               ●「機會」:原文是「出發點」的意思。亦即人由此出發去犯罪,
                           知道貪心違反律法的反而是貪心的出發點。
               ●「發動」:原文是「做出來」、「完成」。

            (4)沒有律法,罪是死的。  7:8 
               ●「死的」:不活動或不存在的意思,此處應解做不活動。

            (5)沒有律法前,我是活的。但神聖的誡命來到,罪活了,我就死了。 7:9 

               ●「我是活的」:因為此處的「我」有許多不同的可能解釋,因此
                               此句的解釋亦有幾種:
                  a.人類早期還沒有犯罪的狀況(亞當和夏娃)。
                  b.人的良知還沒有被喚醒,道德責任尚未臨到之前(小時候)。
                  c.保羅未悔改信主前,尚未真正的瞭解律法,因此是沒有律法的。
                  d.泛指一般人的普遍經歷。

               ◎不論解釋為何,罪這樣深刻的影響力都是我們熟悉且深深體會的。
                 的確是「知道什麼不可以作」成為我們「去做什麼」的強烈引誘。
               ◎「罪就活了」:罪的勢力反而因為上帝的律法得了動力,得了基礎
                 (出發點)來大顯身手。

            (6)上帝神聖的律法,本來目的是要給人生命的,最後卻證明反而為我帶
               來死亡的結果。  7:10 
               ●「律法本是叫人活」:引自 利 18:5 ,另 羅 10:5 亦
                                     有說明。
            (7)因為罪趁著機會透過律法來引誘我,並且透過律法殺了我。  7:11 
               ●「引誘」:原文的意思是「使我完全迷失了行路的方向」。
               ◎這裡解釋為何有第十節中的結果。
               ◎就像銀行中的保險櫃成為搶匪的目標一樣,上帝的標準一公開,
                 就成為人性中犯罪趨勢所努力想要攻擊的目標。(沒有保險櫃,
                 搶匪還不知道要攻擊何處,有了保險櫃,搶匪就都針對之而進攻
                 ,上帝的律法也成為墮落的人性攻擊的焦點)
	       ◎雖然主要不是指著亞當的犯罪,不過保羅應該也暗指著亞當的犯
	         罪事件。
            (8)律法是聖潔的,誡命是聖潔、公義、良善的。  7:12 
               ●本節開頭的「這樣看來」,表明保羅要綜合回答第七節的問題:
                 「律法是罪嗎?」
               ●「律法」:指所有律法。
                 「誡命」:律法中的各項規條(根據傳統算法,共613條)。

               ◎律法本身是出於神,表明了上帝給人的規範,因此本身是聖潔、
                 公義、良善的。
            (9)這樣讀者可能會有疑問:難道是良善的律法叫我們死亡?
               答案當然不是,而是「罪」。「罪」藉著良善的誡命叫我們死,就顯
               出罪真的是罪,真的是惡極了。  7:13 
               ●罪之所以為罪,正在他破壞上帝律法功用上顯明。

               ◎整個主因是歸咎於「罪」而非律法和誡命,而罪藉著美好的東西叫
                 人墮落,更是顯示其極端的醜惡。
               ◎羅馬書中的「罪」與一般傳統的用法不同,保羅將罪擬人化了,其
                 所描寫的「罪」,或者可以說成是「罪惡的權勢」或「使人犯罪的
                 力量」比較容易瞭解。

          2.律法無力勝過罪惡的權勢 ( 7:14-25 ):
            ●此段的「我」應是描寫保羅信耶穌以後的狀況。因為動詞時態由過去式
              轉成現在式。當然,也有人的意見是保羅乃是描繪他「初信」的主觀經
              驗。另有人認為這個現在式的動詞重點不在時間,而在表達「真理」(
              律法是屬靈、自己屬肉體),所以「我」是承接之前的「我」,代表信
              主前的保羅。
            ●此段的我原文是「εγω」,希臘作品中都是用來表示「屬基督的
              『我』」,所以應該是用來描寫信耶穌以後的一般狀況。
            (1)我們原知道律法是屬乎靈的,但我不是屬乎靈的,而是屬肉體的,而
               且是賣給罪了。  7:14 
               ●「屬乎靈」:spiritual,由靈所促成,由靈所賜。
               ●「屬乎肉體」:此處的肉體指著人的本性。希臘文原意是「用肉體
                               造成的」。
               ●「賣給罪」:在罪的權勢之下。

            (2)你看:我做我所不願意做的事,我願意做的我卻做不出來。 7:15-16 
	           ●不「明白」:原文是「知道」,意義應該是「承認」、「認可」。
	       		             亦即整段是「我所做的,自己不認可」。
            (3)如果我有(2)的狀況,我就是同意律法,認定律法是良善的。 7:16 
               ●「應承」:直譯是「我與律法一同說」。
            (4)既然情況如前面所說的那樣,那些惡就不是我自己做的,而是住在我
               裡面的罪做的。 7:17 
               ◎「住在我裡面的罪」:莫不是「罪性」,「犯罪的趨勢」。
               ◎保羅在此把自己的本體和「罪性」分開討論。
            (5)我知道我的本性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
               。   7:18 
               ●「沒有良善」:不是完全沒有良善,直譯是「不是絕對的良善」。
               ●此處「在我裡頭的『我』」是指著「肉體」,就是那個未重生的人
                 性。
               ●「立志行善由得我....」:for the wishing is present in me,
                  but the doing of the good is not.
                  立志行善由得「我」:指較高層次的我。
                  行出來由不得「我」:是指較低層次或整個「我」。
            (6)因為在我身上可以看見的現象是:我所願意行的善,我不做。
                                             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去做。  7:19 
               ●「故此」:原文是「因為」, 7:19 用來解釋 7:18 後半。
               ●這裡的我都是指「真我」,就是那個較高層次的「我」。
            (7)由我的遭遇可以歸納出一個定律: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
                                             我同在。 7:20-21 
               ●「律」:原則,定理,principle。
               a.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是我裡面的「罪」做的
                  7:20 
               b.按著我裡面的人,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一個犯
                 罪的律與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去犯罪。  7:22-23 
                 ●「裡面的人」:指真我,那個高層次的我。
                 ●「我心中的律」:可解做「我心所承認的律」,若是如此,這個
                                   律就是指著「神的律」。
                 ●「另一個律」:有別於神的律的另一種權威,或另一種控制力,
                                 就是罪來控制我們的那種力量。
                 ●「心中」:保羅在此的用字「心」的原文是指可以思考的心智,
                             就是指著 7:22 中的「裡面的人」,也就是「真我」。

            (8)我主觀的悲嘆: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死的身體呢? 7:24 
               ●「我真是苦啊」:wrethed man that I am. 此句是從絕望深淵
                                 中所發出痛心疾首的呼喊。
               ●「取死的身體」:應譯為「死的身體」,指死的住處乃是我的身
                                 體。
            (9)結論與前言:  7:25 
               a.回應 7:24 :靠耶穌基督可以被拯救(第八章主題)
               b.結論: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肉體順服罪的律。

            ◎保羅描述自己的主觀經驗,由於文字獨特,也沒有類同的經文可以對
              照瞭解,所以這段的解釋特別困難,但是良心和罪惡的掙扎乃是我們
              天天面對的,應該不難體會保羅的心態,只怕我們根本不在乎犯錯了
              。
重新查詢 專卷研經 羅馬書系列
錯誤回報,請聯繫comm[@]fh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