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後的危機-看「致命的妥協」

作者:吳獻章博士




經文:士師記一1-二5

  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結果往往不可收拾,會眼睜睜地看那已經到手的勝利完全被拖垮。
  有一則寓言說:當北風初起,天氣轉涼時,一位獵人準備去射殺一隻大的野獸,以便取毛皮縫成一襲皮裘大衣,來抵擋刺骨的寒風。當他在樹林中正舉鎗預備射擊一隻熊時,忽然聽到那隻大熊向他求情說,不要開鎗,牠只是想飽餐一頓,準備去冬眠,並無別的企圖;獵人亦說他只想得一件溫暖的皮衣過冬,並非存心要傷生害命。熊說,既然我們都有急需,讓我們坐下來談談,讓我們和解、妥協吧!

  獵人欣然同意,放下武器,過了一會兒,結果很圓滿。熊飽餐一頓,可以安心去冬眠;獵人亦不再擔心寒冬,因為他已裹在皮裘堶惜F--他被熊吃了!

  在勝利後,特別留心一個危機:「致命的妥協」,這正是士師記給神兒女最重要的教訓。

  讀以色列人出埃及和進迦南的歷史,就如同在高速公路上觀看各式各樣奇觀。你可以讚嘆全能的神如何藉著十個神蹟,將紅海分開,救贖被法老王捆綁的以色列百姓;你可以敬佩上帝如何賜嗎哪,餵養在曠野乾旱之地兩百萬民,達四十年之久,沿路你還會看到圍繞四周的雲柱和火柱; 當你走過約旦河如同走乾地後,繼續會看到曠世神蹟,舉凡高大堅固的耶利哥城垮,只因被以色列民繞城七天; 日月隨著約書亞的禱告而停住一整天; 迦南七族的武裝部隊隨著以色列民到而鳥獸散…..真有應接不暇之感!

  但是一進入士師記,就好像在燦爛亮麗的高速公路後,突然開入隧道般,剎時間一片黯淡,沿路除了一些短暫的得勝士師,如俄陀聶、以笏、珊迦、底波拉、雅億外,看到的盡是行惡--呼救--奴役--拯救--行惡的輪迴、陰霾和無奈……隧道越走越深入,人物越看越不對勁。瞧!基甸死前糊塗,設立以弗得,死後兒子亞比米勒殺了其他七十個兄弟(像極了中國皇室改朝換代時的血腥權位爭奪戰),從此外壓變成內亂; 耶弗他為了自己的勝利,還以斷送女兒的婚姻為誓言; 「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大力士參孫,竟然因為情色,而成為「無淚」英雄(眼睛被剜!) ….隧道越走越黑暗,你看到的竟然是神職人員的信仰腐敗,你甚至還看到可怕的姦殺案上演,將內亂推到絕頂--便雅憫幾乎絕種….然後以「國中沒有王,個人任意而行」結束本書。混亂之際,猛然回首,你才覺悟到處身隧道中,足足四百年矣!

  問題就在隧道的進口處--全書的頭兩章了。這兩章是本書敘述文的引言,聖經作者就在進口處,給進入隧道的遊客掛上指示牌:小心,沿路很黯淡!經文一開始就提醒我們,當約書亞死後,上帝的使者從吉甲(他們進迦南地的起站; 書四19),上到波金警告以色列民,若再不好好看看行車指示牌「你們也不可與這地的居民立約,要拆毀他們的祭壇」,結果就是「我必不將他們從你們面前趕出;他們必作你們肋下的荊棘。他們的神必作你們的網羅。」約書亞時代的喜樂,在士師時代變成哀哭(「波金」原文意「哀哭」; 士二2-5)。原來,成功之後有失敗,失敗往往在成功背後等著;而以色列民一陷入這「成功是失敗的開始」的定律,就是四百年,其原因,「致命的妥協」使然。

A. 致命的妥協很難避免:

1.人容易滿足於表面的成功。士師記一搬上舞台,讀者會以為仍然是約書亞時代征戰的氣氛: 猶大邀西緬一同攻擊迦南人,耶和華也像約書亞時代一樣,幫助這兩支派,結果他們嚐到熟悉的得勝滋味,包括亞多尼o比色王也淪為敗軍之陣(一1-7)。讀者必以為,這本書必又是像約書亞記一樣,得勝再得勝….那知道接下去的士師記,有四百年的黑暗等著。就是一22-26在伯特利的征戰,雖叫人想起耶利哥城被攻克,但是我們看不到喇合般的信心,而伯特利仍穩穩地站立,沒有像耶利哥城般神奇地垮下。人們被表面的成功所蒙蔽了。

2.表面的勝利往往帶來鬆動。士師一章17-19記載,猶大有耶和華同在,就趕出山地居民,又取了迦薩、亞實基倫、以革倫等地。就在得勝聲中,「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靜悄悄地出現,原來猶大鬆動了、滿足了、不那麼認真了。正如成功地出了方舟的挪亞,不那麼謹慎了,酒醉了,而埋下家族的長期隱憂(創九)。也像大衛王一樣,在西線無戰事時代,放鬆了,在太陽平西時,看上了拔示巴了,導致他下半生的聲名狼藉。所羅門王在國防、內政、外交乃至聖殿都建造好後,放鬆了,開始娶外邦女子為妻了,也開始拜外邦的假神了。表面的成功很容易帶來靈性的鬆綁啊!

3.妥協的過程中有棄保效應。士師記第一章記載著,因為猶大妥協,「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一19);接著,「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一21);跟著「瑪拿西沒有趕出伯o善和屬伯o善鄉村的居民」(一27);之後「以法蓮沒有趕出住基色的迦南人」(一29);然後「西布倫沒有趕出基倫的居民和拿哈拉的居民」;之後,「亞設沒有趕出亞柯和西頓的居民」(一31),甚至拿弗他利(一32),和最後是但人(一34),無不在骨牌棄保效應中妥協,不能趕出迦南居民。

4.棄保效應的結果是被棄保。因為以色列眾支派都在棄保效應中妥協,耶和華的使者從吉甲上到波金,對以色列人說:「你們棄絕上帝,上帝也就棄絕了你們。」因此,進入士師黑暗隧道後的猶太人,在波金哀哭(士二1-5)。棄絕人的,會被人所棄絕。唐明皇因貪愛楊貴妃,寵信李林甫、楊國忠之流,而棄絕百姓,引發了安祿山之亂,最後被百姓棄絕,楊貴妃被殺,貞觀之治被拖垮!

  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容易帶來棄保和全盤瓦解。原來,沒有一個罪是單獨犯的,人犯了第一個罪後,必會犯第二個罪來遮蓋第一個罪。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之一「馬克白」(Macbeth),描繪著人如何從小罪犯成大罪,直至不可收拾的地步。馬克白被女巫預言,說其官位將節節高升,最後成為蘇格蘭國王,在妻子的慫恿下,野心勃勃的馬克白謀殺了蘇格蘭國王,接著為了保住自己王位,殺了更多的人,因而處處樹敵,妻子瘋狂而死,自己因為不能自拔,最後走上被殺、頭被砍的不歸路悲劇。

  被撒母耳膏立的掃羅,因為棄絕手下忠心的大衛、兒子、挪伯祭司全城,甚至棄絕神﹐去找交鬼的婦人,最後被神所棄絕(撒上)。 那位被砍下手腳大拇指的亞多尼o比色所說,自己曾砍下七十個王手腳大拇指(一7),正好是本書的伏筆:上帝是公義的,棄絕上帝的以色列,也會像亞多尼o比色王一樣,被上帝所棄絕。

B. 妥協的危險可以避免:

1.留心自己的屬靈盲點。以色列民一進迦南得勝再得勝,但沒有留心自己的盲點----「只是沒有趕出迦南人」,因此陷入他們的網羅。基督徒該留心自己的屬靈盲點,這些屬靈盲點往往都在成功背後等待著我們上當。不論是像掃羅愛抓權(power),亞干愛抓錢(money),參孫、大衛、所羅門抓色(sex)等屬靈盲點,都該求神光照,免得羞辱主名。特別需留心,這些屬靈盲點都是在妥協的環境中,逐步擴大、墮落、沈淪!

  聽過愛斯基摩人如何捕抓野狼的辦法嗎?他們在冰天雪地中,插著一隻利刃,上面塗抹一些鮮血。飢餓的野狼,很快地被這些鮮血的味道所吸引而來,毫不客氣地開始舔著刀上的血。當然,狼的舌頭也開始流血。由於天氣的嚴寒,使這隻狼分辨不出後來所舔的血,到底是原來刀上的鮮血,還是自己舌頭上所流出的。狼所知道的,就是盡情地享受那不斷湧出的血液,直到自己流血太多,倒斃在冰雪上!

2.抓住永恆﹐不要抓住短暫。耶和華的使者對以色列人說:「我使你們從埃及上來,領你們到我向你們列祖起誓應許之地。我又說:『我永不廢棄與你們所立的約。你們也不可與這地的居民立約,要拆毀他們的祭壇。你們竟沒有聽從我的話!為何這樣行呢?』」(二1-2)以色列民若懂得緊緊抓住摩西的教訓,就不至於那麼容易被迦南人同化。基督徒在世上的主要試探,就是如何不被主流文化(迦南文化)所沖走。從聖經上看,神百姓不追求「主流」文化,神百姓只追求「主」,並時常留心,民以「天」為食(而非民以食為天)!

  從聖經上看,神所用的人,不論是約瑟、摩西、尼希米、但以理,都是因為抓住永恆,放棄短暫,而被永恆記念。從這些信心偉人身上我們看到,不被時代潮流所打敗的人才能帶領時代,被世界改變的人不能改變世界!面對世界迦南化的侵襲腐蝕,神兒女除了要瞭解這些短暫文化的特徵與本質,更要緊的,就是自己懂得在短暫的世俗中持守永恆,在墮落的文化中逆向操作,在越複雜的環境中越單純仰望!耶穌就是如此。面對魔鬼用地上短暫的榮華富貴來試探時,耶穌得勝的秘訣就是抓住永恆,常常以祂父的事為念!

3.做好屬靈領袖的榜樣。因為猶大帶頭妥協(雅各對十二支派的祝福,高舉猶大,創四九),引爆棄保效應,其他支派如便雅憫、瑪拿西、以法蓮、西布倫、亞設、拿弗他利、但等,竟都普遍接受妥協而迦南化。領袖的地位實在太重要了。領袖猶大沒有好見證,引發其他支派棄保效應的事實,深深提醒我們,教會要復興,領袖(不論是小組長、輔導、主日學老師、傳道、牧師等)須為自己和群羊謹慎,特別留心勝利後的危機:致命的妥協!

  從聖經和教會歷史上看,教會最容易有污穢的地方,很可能是領袖(正如衣服最髒的地方是領子與袖口)。士師基甸曾經大大地被神用,但是晚節不保,敬拜以弗得,因而引發棄保效應,全國上下偏離真神;他死後,一輩子的豐功偉業完全被棄保(士六-九),復興的契機也斷了層,實在太令人惋惜!基甸以前的士師都是「零缺點」,但是之後的士師都有「污點」,而且他之後,聖戰變成內戰,專殺安居無慮之民(十八27-31), 而押撒求上泉下泉的美事,轉變成猶大女子被切成十二塊的惡事(一,十九章),甚至連摩西的子孫也在拜偶像之列,領袖的榜樣多重要啊!

4.帶著歷史眼光來造就門徒。從士師記看那糾纏人的行惡--呼救--奴役--拯救--行惡的輪迴和陰霾,我們一定會納悶:為何沒有長江後浪推前浪?為何沒有青出於藍勝於藍?我們就必須體會,神工人一定要帶著歷史眼光來事奉神。君不見,三國時代,打敗劉備、孔明的,不是曹操、司馬懿、孫權、周瑜,而是多年後扶不起的阿斗!人間政黨若不懂得預備以後的人才,其政治壽命往往短暫。一個國家、社會的希望在明天,明天是否有希望,全看今日是否預備。若今日不預備明日的英雄,明日就會後悔!神工人更該帶著歷史眼光來預備天國人才,免得他日後悔神家沒有合宜工人!

  聖經中神的僕人,不論是摩西、以利亞、保羅,都懂得訓練門徒,為以後儲備人才。耶穌更是如此,祂只帶領十二個門徒,祂升天後,這十二門徒就把世界翻過來!「你可以數算一棵樹上有多少個果子,卻無法數算一個果子埵釵h少棵樹!」就是廢除奴隸制度的政治家Wilberfore,也是被John Wesley所造就出來的門徒。神僕人一定要學習團隊事奉,多多帶著歷史眼光造就神國人才,屬靈領袖若僅知道一手抓、一腳踢,最後往往只剩一口氣!

5.注重家庭靈性教育。就在進入士師隧道的起點,出現一位難得的人物迦勒。這位曾經在十位探子挾著民意,辱罵逼迫摩西、約書亞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迦勒(民十三、十四),不僅自己用生命立下好榜樣(書十四),趕出亞衲族三族長(一20),更激勵自己全家出來事奉,女婿在眾人皆睡我獨醒時,奮勇奪城,女兒押撒和女婿還向父親求上泉下泉之地,而這個女婿,就是第一個士師俄陀聶(三章)!老英雄迦勒,十足成為我們屬靈榜樣!

  同樣的士師記中的基甸,因為沒有注重家庭靈性教育,他一生的豐功偉業,被自己的一個私生子,殺了其他七十個兒子,而蓋棺論定(士師九章)。離開士師記,家庭靈性教育仍然很重要,祭司以利人在政在,人亡政亡!盼望每位神工人家中有敬虔的後裔出來,免得我們即使復興了教會,卻失去了歷史和家庭眼光,因而,使得神家陷入了勝利後的危機中!

  最稀奇的是,帶領士師隧道四百年「漂流」脫離黑暗的,也是因為家庭靈性教育使然。因著哈拿注重家庭靈性教育,她所生的撒母耳膏了掃羅和大衛,帶領了以色列民脫離士師的黑洞!拿俄米、路得、波阿斯家庭靈性教育中所孕育的大衛家室,預備了神百姓所翹首等待的彌賽亞耶穌家譜!邱吉爾說得對:「主宰國家命運的,不是浮在政治檯面上的達官貴人,而是搖籃旁邊的那雙手!」

  盼望那能保守我們不失腳的神,常光照你我的屬靈盲點,持定永生、放棄短暫,並成為屬靈榜樣,帶領更多門徒來歸向祂,並常築家庭祭壇,好脫離士師時代的致命妥協!



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
參考: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TheologicalEducation by Extention)


文章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