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的社會生病時

作者:吳獻章博士




  我們的社會生病了,華神師生非常關心我們的同胞的苦境,深覺得有為我們所關愛的社會把脈的必要,因為"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路加5:31)。因此,本文試著對於我們社會的病因,提出省思與建議。

  1.我們社會的主要病因之一,是傳統的社會結構不能應付二十世紀末多元化的急遽變遷。華人社會的結構中心,長期都建立在以重五倫的儒家人與人之間關係上(即便知識分子所心儀的老莊學說--正如林語堂博士所指出--頂多只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推到人與自然之間的層次),此種"敬鬼神而遠之"的人本主義社會(民間宗教的"怕鬼神而拜之",或"拜鬼神以利己", 基本上沒脫離人本主義的色彩),無法滿足二十世紀末人心對靈界的需求,遑論對傷害社會道德與家庭倫理的異端邪說,能有分辨、抵抗本事(多年前的不合法的異端,現在搖身一變,大搖大擺地在台灣的舞台上招兵買馬,就是實例)。這就難怪教育當局在"百年樹人"的制度失效時(這一點正好說明我們不能單以"二度空間"的人本主義"教育"來醫台彎的病),只好求助於宗教團體。

  2. 當為政者想藉宗教團體以挽救日益嚴重的不良社會風氣時,得分外小心,免得弄巧成拙。因若決策者沒有清楚的神觀,就公然地引進宗教團體的靈界經驗,未留意"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約壹4:1),社會所要付的代價,不僅是像中台禪室事件般傷害家庭的親情、像宋七力與妙天禪師等令人痛心的違法事件,猶有甚者,在沒有靈界的教育認知下,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將所有的靈界事物通通請進社會來,結果,社會恐會因而更混亂、並有更多人與邪靈交往的可怕現象之憂慮。聖經明示,末世會有更多邪靈與假先知,來混淆人心的(馬太24, 帖後2);且明示交鬼的人,雖確有短暫的超人能力(如格拉森那被鬼附的人,馬可5:1-4),但會陷入更深的捆綁、痛苦與黑暗(馬可5:5)。為了使人能免去這些捆綁,聖經非常重視如何分辨邪靈與假先知(申13, 18章; 帖後2章; 提後3章), 而掃羅王王位被廢之一原因,就是因與邪靈相交(撒上27章). 因此為政者不可不慎!

  3.幾十年來政府治國的策略,是建立在"國家經濟強等於國家強"的概念上,對於經濟以外的因素,重要性卻不亞於經濟的道德、法治、教育、文化、信仰等,卻往往輕忽之;因此隨著解嚴,政治、經濟、文化、道德、家庭的結構逐漸崩潰,幾十年來,由於經濟以外的推展一片空白,無根的經濟成果,遂成為神棍的杯中羹! 因此,我們國家的立國根基,不能只建立在二度空間的政治、經濟等上!美國憲章的起草人、也是建國功臣的哲佛遜總統的話,值得為政者仔細思量:"國家立國的根基,在於人民信仰上帝"。這句話印證聖經的說法:"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的"(詩33:12).

  4.台灣的社會中許多人的人心已深受拜金、享樂、物質主義等等世俗化的侵蝕,人們看無限的價值為有限,有限的價格為無限,將價值(value)觀,建立在價格(price)上,以為要花錢的東西,才是有價值的。此種短視,乃是中了世俗化的毒,正如丹麥神學家祈克果所說的:【世俗化誤導我們單單將盼望投入今生,而非今生之後,也誤導人定睛於短暫事物,而不在永恆]。因此,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社會,自然充滿自私自利、社會混亂、笑貧不笑娼等弊病,而且因缺乏清楚的神觀,自然也成為怪力亂神、荒誕學說的溫床。

  要徹底醫治台灣社會的百病,除了要徹底的掃黃、掃白、掃黑之外,為政者須與黑道並宗教界斷勾,且更需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彌迦書6:8),不為了選票的緣故,給宗教界違建(公開的侵佔國土並破壞生態與水土保持!)而就地合法的特權。並該促使宗教財產透明化(以堵逃稅),且落實社會關懷,免得成為宗教藉以為詐財的藉口或機會。政府與媒體也不該對特定的宗教界給予偏頗的報導(因而助長迷信與浪費), 反而該扮演積極導向民風的功能。

  全國同胞,更要留意,當神將祂的獨生子白白賜給人間時,不要視若無睹,硬心拒絕!當所有的台灣的神棍、宗教領袖都不敢、也不夠資格承認自己是神,卻只會搜刮欺騙台灣百姓的錢及盼望時,在伯利恆的牧羊人,卻聽到了台灣失喪靈魂最盼望的好消息,天使說:"我報告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加福音2:10-11)。這位為我們降生的耶穌,能行神蹟、趕鬼、叫瞎眼看見,能醫好傷心的人,能叫被擄的釋放,使被囚的出監牢,祂甚至能使死人復活(約翰福音11章),這位耶穌能醫台灣社會的病!

  這位耶穌,和台灣的神棍完全不同,祂膽敢為自己"神兒子"的身份而死!面對那比任何律師都刁鑽的大祭司的審問:"你是上帝的兒子基督不是?",祂斬釘截鐵地回答道:"你說的是", 且不諱言的說:"後來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馬太26:63-64)。大祭司當然知道耶穌是引用舊約的但以理書7:13-14, 來說明自己就是上帝獨生子的身份,因此,就慫恿群眾,將耶穌送到羅馬法律前,釘祂在十字架上。但這位耶穌,和人間任何宗教教主不同,死後第三天從死裡復活了(馬太28; 馬可16; 路加24; 約翰20)!

  這位耶穌到世上來的目的,部分原因是為了台灣受傷的你我。早期教父愛任紐曾說過一句千古名言:"上帝的兒子,變成人的兒子,好叫我們這些人的兒女,變成上帝的兒女。"希伯來書也如此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祂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2:14-15). 約翰也語重心長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教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3:16).

  因此,親愛的,在連聖誕節都可以被世俗化、政治化的台灣文化中,我們的眼目要從聖誕樹、聖誕老公公、聖誕舞會....中轉開,與第一世紀那些牧羊人,在天使的讚美聲中,一起圍在馬槽旁,看上帝為我們所預備的耶穌(路加福音2:8-20),祂才是我們真正的盼望與福氣。

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
參考: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TheologicalEducation by Extention)


文章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