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話要說--使徒保羅對北美教會的忠告

作者:吳獻章博士




  親愛的,每當我想念神將你們從儒家的文化、唯物論、理性主義、科學主義等背景中帶出來,進入祂兒子光明的國度堙A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就感謝我們的神!神果真照祂的應許,使外邦人在基督耶穌堙A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體。因此,我這蒙召作外邦人使徒的保羅,特別為在我離世近兩千年後蒙恩的你們感恩。親愛的,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

  神在北美興起華人信徒,為要藉著你們與主一同釘死、埋葬、復活的生命,成為祂下世紀的華人骨肉之親信主的見證人。因此,在北美的教會生活,正是神磨練你老我生命中,是否肯捨己的最佳學校。當你蒙恩信主後,首先,留意不要被北美的世俗化,污染了你寶貴的心田。瞧瞧摩押、亞捫人的祖先,那舉目單看世界環境的羅得,他將人生的價值觀(value),完全定位在世上短暫的價格上(price),將帳棚漸漸搬到所多瑪,也因此,所多瑪的罪惡,也漸漸滲入他的心田(創13:10-13)。結果,當天火降臨時,羅得家破人亡,還留下女兒強姦父親後的亂倫後裔(創19)!你若想下世紀被主所用,去改變世界,就得不被世界改變。一個被世界改變的人,是不能去改變世界的。

  其次,不要讓人間的文化主導你的世界觀。人間的文化常是強凌弱、眾欺寡、不合聖經的。西方世界,因著啟蒙運動、進化論、理性主義的氾濫,培養出魯賓遜漂流記中所描繪,那瞧不起別人野蠻、沒有文化、沒有理性的白種人驕傲的世界觀。你們中國人也沒好到那堨h,在八國聯軍前,視中國以外的民族為蠻夷之邦;在儒家的本位主義下,外來的佛教,經過一千多年的被拒絕,歷經三武之禍,才儼然地以中國宗教自居(如今佛教在華人文化中以老大自居,並藉華人企圖用金錢來買來生好處的巴勒自私心態[參民22],推展積功德的功利主義觀,行有餘力,還將短視華人同胞辛苦的勞力與銀糧,運往國外政治團體...);當民族自尊受損傷後,轉而排斥基督教,在義和團殺害許多無辜的西國宣教士.....就是現在,不論是政治、經濟、交通、社會等,仍然是大吃小的文化。

  我保羅也曾為自己的文化沾沾自傲,我原是猶太人中的佼佼者,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3:7-8)。自大馬色路上遇見主後(徒9:3),就單單傳超文化的福音--"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羅5:1-2),且在第一次的使徒大公會議中,給因信稱義的福音根基定位(徒15章),不勉強外邦人守猶太人的文化、傳統(加2:3; 徒15:19)。

  救恩是出於猶大,不是孔家、漢室(約4:22)!所以親愛的,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堙A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2:11-13)不要讓人間的文化主導你的世界觀。

  再其次,在教會生活中,不要讓國家及種族主義作祟。記得舊約的先知、那位寧可被丟入海裡以挽救水手生命,卻不願去尼尼微傳道的約拿嗎?當尼尼微人歸向神,逃脫了神的審判與憤怒時(約拿書第三章),他反而大大發神脾氣呢(拿4:1)!原因之一,就是他的國家種族主義,原來尼尼微城是以色列仇敵亞述人的首都。神兒女該知道,信仰不該建立在國家或種族情操上,教會的元首只有耶穌一位(弗1:22),教會不該淪為政黨、國家主義的工具或傀壘。二次大戰時,德國教會被希特勒所使用,效忠那驕傲的德意志國家主義,結果,被希特勒使用為殘殺六百萬的鐮刀工具(納粹標誌),幾十年後,天主教還得派大主教親自去向猶太人道歉呢。在北美的華人教會中,個個背景不同,不要高舉耶穌以外的權威,讓教會的主人擔心難過。

  人與人間有太多隔閡了,就連我保羅,在第三次旅行佈道後,回耶路撒冷,帶著各地信徒的代表(徒20:4),將各教會的奉獻,支援因飢荒、須納雙重稅、且接待朝聖信徒而貧窮的耶路撒冷教會(參徒11:27-30; 羅15:26)。在任務達成後(徒21:17),我帶了一個外邦信徒(以弗所人)去參觀聖殿,結果被高傲的猶太同胞戴上高帽(徒21:27-30),因而被捆綁、解送該撒利亞,乃致監禁在羅馬(徒22-28章)。說穿了,我是被猶太人的驕傲所捆綁的,這就是我為何寫以弗所書的原因,我告訴以弗所教會,人與人間的隔閡已經被耶穌打破了:

  "因他[耶穌]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弗2:14-18)

  人與人隔閡最大的,就是驕傲的本位主義。先知約拿除了外在的國家民族主義,更有內在的本位主義,因為他認為外邦人是不潔淨、不配得神的恩典。聖經作者藉著描述尼尼微城的獲救,約拿卻因而大發脾氣,來襯托了我們猶太人自我為義的驕傲本位主義。奧古斯丁、馬丁路德都視此書為偉大神樂意萬人得救的宣教記,這更暴露了猶太人狹窄的心胸(舊約學者von Rad如是觀)。

  你們華人最清楚什麼叫驕傲的自我本位主義了。當福音初傳到中國時,不少宣教士挾船堅砲利之便利,以高姿態進入中國,不願像戴德生等那樣道成肉身之卑微。如此驕傲的本位主義,當然會激起中國人更強的國家民族外在本位主義,更激起內在的儒家自我本位主義,以致現在福音仍難打進中國可憐的心靈!

  一個人的本位主義會激發別人的本位主義的,名哲學家柏拉圖因"理想國"一書聲名大躁,雅典市民特選名貴座椅一張為敬禮,他特邀親朋觀賞。恰巧當日下雨,道路泥寧,一名詩人施施而來,走到那張名椅之前,一腳踏了上去,亂蹦亂跳,全場因而驚訝不已,視為狂人,這位站在椅上的詩人竟大言不慚地說:"各位不要驚奇,我是救命來的,我的朋友柏拉圖顯揚虛榮,沈淪驕傲本位之海,我必須以髒腳踐踏他的驕傲!"尷尬的場面中,柏拉圖找出一把刷子,刷掉椅上的汙泥,並抬起頭來說:"各位,我謝謝這位朋友救命之恩,但我不能有恩不報,承蒙他的腳踐踏我的驕傲,讓我用刷子來刷掉他的忌妒吧!"從柏拉圖的驕傲,激發別人的妒忌,看出本位主義極具傳染性。

  其實,從亞當夏娃一犯罪,後來他們的大兒子該隱殺了老二亞伯,就可看出,罪惡是有傳染性的。人類若想有太平,只能以"本有上帝形象,卻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卑微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之心為心了(腓2:5-8)。因此,在北美的華人教會生活中,教會(特別是領袖)該學習耶穌,留心不要讓政治的差異性作祟,免得無意中,在大陸慕道朋友及信徒痛苦的過去記憶堙A暗暗扣板機,讓國內骨肉之親蒙受不必要的傷痛,而阻礙神的福音。

  舊約中最小的一卷,俄巴底亞書,就記載著神責備與審判人與人間的隔閡。原來以掃的後裔以東,憑著地理安全感、財富、邦交、智慧、軍隊等內在原因來驕傲,趁親兄弟雅各有災難時,盡行強暴(俄10-14節中有10次描述猶大的苦難; 8次的"不當"的行為,如冷眼看、瞪眼看、幸災樂禍、趁火打劫、不留活口、親痛仇快),惹神公義的審判。

  我在第二次旅行佈道所帶出來的哥林多教會,最令我難過的,就是人類的驕傲自我本位主義,所產生的結黨、紛爭、世俗化....等棘手問題(哥林多前書)。這些經文,無非在告訴我們,留心勿蹈前人覆轍,並該遵守耶穌的最重要的吩咐--"你們要彼此相愛"(約13:25)。我所寫的愛的詩章(林前13),就是對主耶穌最偉大命令的闡述,是高級知識份子最需要聽、也最難做到的。北美的高級知識份子,請留心聽:人們不關心你知道多少,直到他們知道你關心他們多少(People do not care how much you know, until they know how much you care for them)。

  不要嘲笑先知約拿之國家種族主義,不必看不起以東的自我本位主義,像儒林外史中的自義與偽善,在華人一盤散沙的民族性中,比比皆是。不必我說,你們很清楚,三國演義中,羅貫中所記載,曹操死後,繼任的大兒子曹丕,為了鞏固他的權位,趁他的弟弟曹彰奔喪的時候,削了他的兵權。又派人向他的弟弟曹熊和曹植問罪,譴責他們不來參加曹操的喪禮,曹熊因而畏罪自縊而死。但曹丕仍不滿意,再派許褚領精兵三千往臨淄城捉拿曹植,不理會母親卞氏的哭求,卻聽信相國華歆的意見,假藉文筆考試,要殺親弟弟曹值!華人文化的劣根性,在曹植所描繪曹丕的詩句中,顯露無疑: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事同生根,相煎何太急。』

  在耶穌最偉大的命令--彼此相愛的光照下,暴露出華人因長期在儒家人本主義、泛道德主義,及佛道教唯心論長期薰陶下,所產生的人際關係法則,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切心"、"個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等,其狹窄及自我心態!更道出神兒女要從華人文化中走出,成為合聖經心意的教會團體,是一件何等浩大的工程啊。

  當然,中國歷史中也有許多值得學習的人物,譬如春秋戰國時代,那為了趙國免被秦王吞滅,而自己甘心退讓,不願與武將廉頗爭位列的趙國宰相藺相如,就值得北美高級知識份子仔細思量。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我的同工中,知識地位高的、但懂得視信徒為主內肢體,並詳加疼愛憐惜,乃致大人不記小人過的,大有人在,腓利門就是如此(腓利門書)。

  記住,你們在北美,與歷代信徒一樣(包括海內外華人),一同承受生命之恩、一同被建造。"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堛漱H了;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全房靠他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你們也靠他同被建造,成為神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2:19-22)

  北美華人信徒,若想在下世紀為全世界華人教會扮演影響性地位,不論是宣教、佈道、牧養、輔導、乃致神學教育,就必須在新約書信中,談到基督論後必闡述的教會論,所會面對的阻力及障礙--人性的自我中心,徹底在北美教會中,被主摸透方可。

  我的話說完了,但想到神可以用你們成為他時代的工人,也思想到人的老我須被拆除方能被主用,更思想到,要拆除老我是個極艱鉅的工程。因此,正如我的其他書信一樣,我發覺需要以禱告來結束。人做不到的,僅能求主來做了,因為我完全同意撒迦利亞先知所說:"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纔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提醒你,你若想被主用,膝蓋上的功夫非下不可。

  "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他得名),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叫你們心堛漱O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堙A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弗3:14-19)


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

參考: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TheologicalEducation by Extention)
文章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