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或事奉?不一樣的選擇

作者:吳獻章博士




  基督徒活在一個世俗化的時代﹐一個充滿危機的時代。

  自工業革命後﹐人類價值體系就一直急劇轉變著。心理學家弗洛姆分析﹐十八世紀的人的價值觀建立在自我的理性判斷(I am what I think)﹐十九世紀的人類則將人的價值立足於自我所擁有的一切(I am what I have)﹐二十世紀的人則以別人如何看我們來決定一切(I am what you desire of me)。

  在現今解構後(deconstructionism)的後現代化文化(post-modernity)堙M隨著成功哲學的瀰漫﹐市場導向更是成為現代人衡量價值的標竿﹐人類存活的價值往往建立在別人眼光中如何看我們﹐換言之﹐現代人一直想建立為自己活的人生觀(如同第一世紀哥林多的價值觀﹐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參林前10:23)﹐但是同時又發現不易擺脫為別人活的社會包袱。說穿了﹐現代人的價值觀仍然建立在人間所看為貴重的名利、地位上。這個定律﹐古今中外皆然。

  中國歷史告訴我們﹐人不僅看重名利、地位、自我的成功﹐為了奪得這些﹐歷世歷代都有使出陰狠手段的故事。當劉邦與項羽一同逐鹿天下時﹐廣徵天下英才如蕭何、曹參、張良、韓信、彭越等﹐但是當漢朝地位穩固、國家太平後﹐梟雄劉邦就聽從呂后﹐殺有功於國家的將才如韓信、彭越、英布等。劉邦死後﹐呂后甚至切斷劉邦所愛戚夫人的手足﹐並且將眼睛挖去﹐削掉耳朵﹐使她喝失聲的瘖藥﹐將她關在廁所中﹐給她取名叫人彘(即豬)﹐殘忍至極。原來﹐名利、.地位與自我的成功﹐往往是推動人間歷史的三大暗流。人心自古就很難脫離這三樣誘惑的迷茫。

  同樣的﹐基督徒在世上也面臨著名利的迷茫﹐.地位的誘惑﹐與看自我成功過於做人等三大危機。雖然基督徒不會像劉邦、呂后般如此的陰狠絕倫﹐不會為了自己的事業﹐而剷除有妨礙自己成功的人﹐但是和世間的人一樣﹐基督徒也會被名利勾引、去追求世上短暫的虛榮﹐也會被世上地位引誘、而追逐沒有永恆性的權位(position)﹐當然也會為了自己的成功﹐而只關心做事﹐不理會做人是否合乎聖經。

  基督徒活在一個世俗化的時代﹐一個危險的時代﹐一個將永恆的價值觀矮化為只知追求世上的地位、名利、自我成功的時代。在這個世俗化的時代中浮沈的基督徒﹐其價值體系中最大的衝突點﹐就在於:按著世界的方法發展事業?還是藉著神給的事業﹐來事奉永生神?基督徒在世工作﹐最根本、致命的職業病,就在事業與事奉間如何取捨!

  聖經堛疑僚o與亞伯拉罕﹐掃羅與大衛﹐就是兩個明顯的對比。羅得與掃羅看重事業過於事奉﹐而亞伯拉罕與大衛看重事奉過於世上的事業﹐他們的結局:羅得生出被咒詛的摩押與亞捫人( 創19章)﹐掃羅自殺、家破人亡(撒上31章);而亞伯拉罕卻成為信心之父﹐成為人類救恩的出口﹐而大衛不僅將以色列歷史推到輝煌極致的高峰﹐更成為舊約彌賽亞的出路。讀他們如何選擇事業與事奉﹐並看他們的結局﹐能幫助我們在這個看今世過於永生的世代﹐做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A. 事業心重的人看重價格,事奉心重的人看重價值

  相同背景的人﹐結局可能完全不同﹐羅得與亞伯拉罕就是最好的例子。都是迦勒底人的他們,一同離鄉背井,一同在迦南經歷飢荒﹐一同遷移埃及﹐並一同折回迦南地,但就在約旦河邊﹐為了發展他的事業﹐

  "羅得舉目看見約但河的全平原,直到瑣珥,都是滋潤的,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於是羅得選擇約但河的全平原,往東遷移。"(創13:10-11)

  就因羅得看重事業過於事奉(他從沒有像叔叔到哪裡就築個壇)﹐因此眼目只定睛在今生的價格(price),而忽略了永恆的價值(value)﹐疏忽了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的所多瑪人﹐可能帶給自己家庭的傷害。結果﹐當天使催逼他出城時﹐他那長期沈浸在所多瑪城的拜金享樂文化中的太太﹐因為不捨人間的榮華富貴﹐竟不聽從警告,回頭看城,變成了鹽柱(永遠滿足她眼目的貪愛!),這悲劇的起因,當然就在看事業過於一切﹐看世上價格超過價值的羅得!而其兩位女兒會在山婸P父親亂倫,而生出摩押、亞門人﹐也是因為有著一位看事業過於一切﹐選擇靠近有同性戀罪惡的所多瑪城的父親(創19:5)!

  反之﹐亞伯拉罕任憑侄兒羅得挑走人眼光中最好的地﹐繼續住帳篷﹐在世上過著客旅的生活﹐他生命的中心﹐卻建立在為他預備更美家鄉的上帝前﹐因此﹐到哪裡去都見到他為上帝築壇(創13:18)。當他見到了至高神的祭司麥基洗德﹐立刻奉獻十分之一(創14);看到羅德困在將被天火毀滅的所多瑪城中﹐他執著地獻上禱告(創18);越到晚年﹐亞伯拉罕越事奉順服神﹐將最愛的兒子以撒獻上(創22)。他身上的特徵-祭壇與帳篷﹐說明著看事奉過於事業的人﹐顧念的不是看得見的價格﹐而是看不見的價值(林後4:18)!

B. 事業心重的人看重權位,事奉心重的人看重權威

  當乾隆皇帝南遊﹐在船上看到來來往往無數的船﹐穿梭在長江水面時﹐就好奇地問船伕說:『請問你這輩子總共看過多少艄船?』船伕道:『僅有兩艄﹐名與利耳!』這船伕說對了一半﹐他沒有說的﹐還有地位!

  因著秦始皇赫赫地位﹐吸引著項羽『彼可取而代之也』的野心﹐也吸引劉邦『大丈夫當如此也』的覬覦﹐開啟了另一剛落幕不久的權位爭奪戰-一個典型的中國歷史片段。原來﹐權位果然是推動人間歷史的暗流。

  事業心為重的羅得﹐自然看重世上的地位﹐瞧!當天使查訪所多瑪城時﹐他正坐在人人羨慕、那代表三千多年前城中權位的城門口上(創19:1;參箴31:23)。然而當我們深入了解他時,會為有權位在握的他﹐竟然不能說服兩個女婿逃開神憤怒的天火,竟然無法說服自己的妻子不回頭看,卻變成鹽柱(創19:26)﹐如此沒有影響力﹐而大為驚奇,原來﹐看重權位的人﹐竟然是如此虛浮、如此無力﹐也如此短暫可憐!

  有一位國王在檢閱軍隊﹐當強盛威武的分列式從閱兵台經過時﹐他覺得自己威風八面﹐就得意忘形的大笑….忽然﹐笑聲停止﹐變成哭聲﹐他的叔叔在後面小聲責備他:『在這種場面中﹐怎麼能哭呢?』他回頭說:『我想到以前的亞歷山大大帝、羅馬的該撒、成吉思汗、拿破崙、希特勒等﹐不正也像我現在的武力與威風。但是現在他們都以成古人﹐不久我不也會成為古人嗎?』

  看事業過於一切、以得權位為人生目標的人﹐往往最須安全感﹐而且﹐地位越高的人﹐往往安全感越低。當東方來的幾個博士到了耶路撒冷﹐詢問那降生猶大作王的耶穌時﹐希律王聽見後就心裡不安﹐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遂將伯利恆四周兩歲以下的小孩全殺了(太2章)﹐就是最好的說明。中國歷史也相同﹐朱元彰當上明朝皇帝後﹐就用『杯酒釋兵權』來穩固自己權位﹐最後﹐諸功臣宿將﹐都是坐謀反或株連罪被殺的﹐說明了地位越高的人﹐越會運用權位來鞏固自己的安全﹐實際上﹐他們是最沒有安全感的人。

  掃羅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他看神給的王位為事業﹐過於用那地位來事奉神﹐為了自己的地位,名利﹐可以殺有功於國家的兒子約拿單(撒上14)﹐卻想放仇敵亞瑪力王亞甲-以化妝自己的門面(撒上15) ,為了保住王位﹐他可以用自己的女兒為釣餌(撒上18章)﹐試圖以自己兒子為奸細(撒上19-20)﹐甚至動用全國最好的軍隊﹐多次去追殺有功於國家、最優秀的職棒投手大衛,甚至為了自己的事業﹐他狠到一個地步﹐要殺凡幫助大衛的人﹐即便是自己兒子(撒上20:33)﹐乃至挪伯城上帝的祭司(撒上22)﹐他也不放過!

  然而﹐看重權位的人﹐往往在權位過後﹐會落得身敗名裂﹐掃羅也不例外。當他傾全國精銳部隊去追殺假想敵大衛時﹐真正的敵人非利士早已佈陣迎接他了。恐慌至極的他﹐糊塗到去交鬼(撒上28章)﹐聽了自己所召上來的撒母耳的咒詛後﹐束手無策地任憑非利士人在他眼前﹐將他自己三個兒子殺了﹐自己也自殺結束他的權位(撒上31)﹐給看事業過於事奉的人﹐一個最好的借鏡。

  反之﹐大衛卻懂得作另一類的選擇。一出道的少年大衛﹐就看事奉過於一切﹐用上帝眼光看歌利亞﹐因而小兵立大功(撒上17章)。掃羅王要把女兒賜給他﹐他卻謙卑地說我是貧窮卑微的人(撒上18:23)。當忌妒的掃羅追殺他到山洞裡﹐眼看得王位的機會就在自己手中時﹐他卻是以事奉神的心來看掃羅--耶和華的受膏者﹐還為割了掃羅王外袍的衣襟而自責呢(撒上24:5);當多次想置他於死地的宿敵掃羅被殺﹐大衛沒有因到手的地位、名利沾沾自喜,反而寫哀悼歌﹐來哀悼掃羅父子(撒下1章)﹐還特別格外恩待掃羅家世(撒下9章)!

  掃羅與大衛﹐兩位都當了四十年以色列的國王﹐卻有如此不一樣的生命表現﹐其關鍵﹐就在事業與事奉!當掃羅為王時,從沒有想到將約匱迎進耶路撒冷﹐他看重的﹐不是神國的事奉﹐而是個人的事業。一個以事業為重的人﹐必看輕神﹐且使用別人來滿足自己的地位名利。反之﹐大衛王一上任﹐就急忙想迎約櫃進錫安城(撒下6章)﹐急忙想建永生神的聖殿(撒下7章)﹐還為自己住香柏木的皇宮﹐而上帝的約櫃仍在幔子裡﹐而不能下榻(詩132篇)!如此看重事奉的人﹐當然看重神過於一切﹐不會為自己的地位名利及成功﹐將別人當踏腳石。結果﹐繼承亞伯拉罕﹐成為神救恩的出路﹐成為有永恆權威的人!

  活在這個世俗化、充滿危機時代的你我﹐要想成為神救恩的出路﹐就當留心如何在事業與事奉中﹐做一個不一樣的選擇了。

本文作者為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

參考: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TheologicalEducation by Extention)


文章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