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 1章15節 到 1章22節   背景資料  上一筆  下一筆
    (三)法老王命令收生婆殺男孩,更進一步命令將男孩丟進河中  1:15-22 
          ●「希伯來人」(SH 5680):「希伯來」字義是「從遠處來的」、「
             作客的」(SH 5677)。比較貼近的類比就是「客家人」。早期應
             該是廣義對於「對外邦人的稱呼」,未必專指以色列人(那時候也
             還沒有成為大國),可以參考  創39:14   創39:17   創 43:32  
              撒上 4:6 。畢竟,對於埃及人來說,跑來埃及避難雅各的後裔的
             確是「寄居、作客的」;等到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時,以色列人
             對迦南地人也是「外來種」。到了後期,似乎已經是狹義的成為以
             色列人的代名詞,請參閱  耶 34:14   拿 1:9 。
          ●「收生婆」:「助產士」、「產婆」。當時女子通常是蹲著或跪著
                        生產。產婦用小椅子、石頭、磚頭支持自己的重量。
                        收生婆的職責不僅是助產而已,她們還是受孕、懷孕
                        、生產、育嬰,整個過程的顧問。 創 35:17  38:28 
                        就已經記載有收生婆協助生產了。
          ◎《七十士譯本》(LXX)及《武加大譯本》(Vulgate Version) 都不將
            「希伯來」用作形容詞,譯作「希伯來的接生婦人」(midwives 
            of/over the Hebrews)。這譯法表示這些婦女不一定是希伯來人,
            也解釋了法老差使她們的疑問──法老怎能要求希伯來接生婦人殺
            死希伯來的嬰孩。不過,這兩人卻有希伯來名字。
          ●「施弗拉」:字義是「美麗」。這是一個西北閃族語系名字。
          ●「普阿」:字義是「耀目的」。這是一個西北閃族語系名字。
          ◎很奇怪的是聖經沒有記載那位有權勢的法老名字,明明在
             1:8,11,15,17,18,19 共提及法老六次之多卻沒有一次記下他的名
            字,然而竟然記下了這兩位平凡的接生婦的閃族名字( 1:15 )。可
            見在人看來地位低微的卻是神要點名高度讚揚的。
          ●「臨盆」:原文是「兩個圓形轉輪」,指的應該是「兩個分娩用的
                      座凳」,讓產婦蹲靠著生產的。也有人認為是「睪丸」
                      的雙關意思。
          ◎「敬畏神」:這是出埃及記第一次提到「神」,也顯出這個信仰仍
                        在百姓之中。這兩個收生婆可能不是以色列人,但她
                        們認識並尊敬以色列的神。
          ◎由這個主意可以看出法老應該更怕以色列人了,前面只看出他們貪
            圖以色列民族的勞動力,此處就看出埃及人想乾脆滅絕以色列民族
            了。            
          ◎整個以色列人應該不只有兩個助產士,不然以色列人就可能僅有幾
            千人。很可能僅有這兩個人的名字被留下,或者是僅有這兩個人是
            不順服法老命令的助產士代表人。
          ◎這兩個助產士可能是混血兒,所以有希伯來名字但是法老卻要求助
            產士殺掉希伯來婦人的男性小孩。也可能因為混血的緣故,不容易
            結婚。
          ●「健壯的」:「精力充沛的」、「有旺盛的生命力」。
          ●「家室」:「屋」、「家庭」。
          ●「成立家室」:實際的意義可能是「結婚」或「生小孩」。不過
                          以「結婚」比較可能。
          ●丟在「河」裡:原文是單數,指「尼羅河」。
          ◎有學者認為應該從文學的角度來理解法老的命令,似乎是用層遞的
            修辭手法以加強故事的張力,描繪以色列落入最絕望的境地,也為
            其後出場的人物提供了舖陳了新場景。
          ◎從人的角度來看這段會覺得以色列在埃及的處境是一天比一天差,
            從約瑟時代的被款待,到後來惡化被埃及人奴役逼迫,最後還要殺
            掉所有的男嬰描繪,這時想必他們必疑惑他們列祖的神在哪裡?有
            趣的是,在這神似乎已經緘默了幾百年後,卻有兩個接生婆不但沒
            有失去信心還「敬畏神」,卻成為相當強烈的對比。當我們人生落
            在神緘默或覺得無能為力時,我們是否有信心相信黑雲的背後仍是
            慈愛的耶和華?
重新查詢 專卷研經 出埃及記系列
錯誤回報,請聯繫comm[@]fh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