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1章17節 到 1章27節   背景資料  上一筆  下一筆
  三、大衛為掃羅和約拿單做了輓歌。 1:17-27 
      ●「作」:「吟唱」。
      ●「哀歌」:「輓歌」。
      ● 1:18 原文是「且吩咐將這弓教導猶大人;看哪,寫在雅煞珥書上」。
      ●「弓」:實際的意義不明,可能是音樂名、樂器名或真的是武器的「弓」
                。
      ●「雅煞珥書」:原文是「正直人之書」、「正義者之書」。
      ●「尊榮者」:「美麗」、「榮美」、「尊榮」、「羚羊」。
      ●被「殺」:「刺穿」。
      ●「大英雄」:「大能的勇士」,原文是複數,指掃羅和約拿單。
      ●「迦特....亞實基倫」:迦特是離以色列最近的非利士城市,亞實基倫則
                              是離以色列最遠的非利士城市。
      ●「矜誇」:「歡樂」、「喜樂、「誇勝」。
      ●「願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直譯是「沒有可生產供物的田地」。
      ●「英雄」的盾牌:「大能的勇士」。
      ●「盾牌....抹油」:當代以色列的盾牌是木製的,上面繃以皮革。盾牌經
                          過作戰之後需要塗油以便將血擦乾淨,並且處理皮革
                          ,使之保持柔韌。
      ●「穿朱紅色的美衣」:原文是「朱紅色」,雌性胭脂蟲死後乾枯的屍體用
                            來作染料染成的衣服,價格高昂。
      ● 1:26 是整段哀歌中,大衛唯一顯露自己感情的一段。
      ●「兄」:「兄弟」。
      ●「悲傷」:「悲痛」、「痛苦」。
      ●「我甚喜悅你」:應該是「你甚喜悅我」。
      ●發的「愛情」:原文僅僅是「愛」,不是專指「男女之愛」。
      ●「婦女的愛情」:「女性的愛」,除了「女人對男人的愛之外」,也包括
                        「母愛」、「女兒對父親的愛」等等。
      ◎整段輓歌沒有表現出對掃羅的任何怨懟之情,僅僅是真心的對掃羅和約拿
        單之死感到傷心。這對飽受掃羅迫害的大衛而言,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近代很多人喜歡把 1:26 當成是「同性戀」的證據,其實這是侮辱「高尚
        友情」的說法。一方面,大衛顯然喜好女色,約拿單也有後代。而且聖經
        中沒有提及其他可能大衛和約拿單有同性戀明確證據的經文。而我們如果
        看這段交情:約拿單重視朋友到願意讓出國位,到願意跟父親反目,且動
        機又不是為自己的欲望(愛情難免跟欲望有關),僅僅是因為欣賞朋友。
        這種友情,是不是連男女之間的愛情都比不上了?因此,大衛為這樣的朋
        友難過、痛苦,有何不對?難道友情的質量永遠不可能比得上帶有欲望的
        愛情?
重新查詢 專卷研經 撒母耳記下系列
錯誤回報,請聯繫comm[@]fhl.net